搜搜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都市盗梦者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一拳

第八百三十九章 一拳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一想到自已被步老重点关照之后,自已在蛰龙九局中平步青云的种种情景,这个名叫刘诚达的年轻人,激动的整个人在那里都颤抖不已,这可是个绝妙的好机会,他只需要将这个新觉醒出异能的女孩母女俩给捉起来并好好的教训一通之后,相信,这步老在得知他的这番作为后,就算是在表面上不说什么,可是,在内心深处,他也一直会对自已大加赞同的。

    倒不是他这人没长脑子不知道思考,不去顾虑这对方万一真是步老的亲属的严重后果,实在是这个唐母所说的这些话,太不符合现实中的客观事实了。

    说来也是,这那有自已的亲太爷爷姓步,而她自已却是姓唐的道理呢,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姓氏好不好,试想下,如步老这等身份的,又岂会同意自已的直系血脉后人,姓其它人的姓氏,所以,在他想来,这个什么唐文静,绝对是个扯虎皮作大旗的冒牌货。

    他那里又知道,当初步老在离家之后,步老的亲儿子在那个乱世中的各种遭遇呢,所以,不了解当时的这些情况,他也就更不知道,原来人家步老是真的有后人在世,并且,因为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步老的后人,还真的就已经改姓唐了。

    “来了,先把这个死老太婆给抓起来,然后,我们再去病房之中,将那个违反了蛰龙九局超能者管理条令的这个女孩子给抓起来,然后抓到咱们局里面去严加拷问,对这种竟然敢冒充战略级重要人物亲属的骗子,咱们可绝对不可以心慈手软,不管她们是什么目的,我决定了,先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再说,至于咱科在他们的身上动用私刑符不符合九局的规矩和制度,这个责任,将来就由我一力承担,怎么说我也是蛰龙的一员,又岂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怀好意的人在外面打着步老的名头坑蒙拐骗……”!

    这个刘诚达在下定了决定要抱紧步老这根金大腿之后,他的脸上马上就变作了一脸狰狞无比凶残的神色,至于九局里在的那些规定和要求,他此时根本就没有当作一回事,大不了被局里处罚一次,反正他也只是恶意伤人和折磨人,又不是故意杀人,局里总不能要他的命吧,至于将来有可能的这个处罚,大不了挨上一顿揍,或者是被关禁闭等等,他只要咬咬牙,还是可以硬挺过去的,比起将来步老对他的青睐,这一切,就都算不上什么了。

    “放你娘的狗臭屁,你说谁是冒充来着,不坑蒙拐骗,我用我们家老爷子的名头骗你什么了,我告诉你啊,别看你现在笑得欢,将来,等真相大白的时候,肯定有你哭的时候,还要把我们抓回去动用大刑,谁给你的这个权利,你又以为你是什么身份,看你这如此肆无忌惮的样子,想来在九局里面,也是一块臭肉,这蛰龙九局,可不要因为你这块臭肉烂肉,而坏了一锅的汤,被你这号人败坏了名头,那可就不好了……”!

    一听说要抓他们母女回去,还要对他们施行什么严刑拷打,唐母一下子就急了,她这人一辈子要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再加上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有着自已丈夫的亲爷爷步老作为靠山,所以,她的这一番话语,可是说得一点都不客气。甚至,在对于这队九局异能小队的这名小队长,在她的语气中,多少有些不屑的心理不说,在言谈举至之中,更是不住的明嘲暗讽,一点都没将对方给放在眼里。

    不过,说的也是,唐母女儿儿的太爷爷是谁?那可是整个蛰龙九局跺下脚这整个大汉国暗世界都要颤三颤的大人物,对面这些人又是什么?不过是一群蛰龙九局中的杂鱼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

    “放肆,你这死老太婆,这都要死在临头了,没想到嘴还挺硬,你真以为,我们就不敢杀了你们吗?来人,把她给我铐起来带走,老东西,本来老子只是想给你一个沉痛的教训而已,如今看来,要是不狠狠的从你们的身上摘除几个器官和部位的话,我岂不是有些对不起你,既然你这张臭嘴不会说话,那你这满嘴的牙齿就不要再保留了,下辈子想吃饭的话,去配副假牙吧,哈哈哈哈,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冒充我们九局人员的亲属,真是笑话,给我碎……”!

    这个刘诚达为了表现出对于步老名誉的维护吧,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到了最后,他在听到了唐母的这半是威胁半是怒骂的话后,直接就挽袖子上阵,大步来到唐母的面前,将右手高高的举起,狞笑间就准备狠狠的一巴掌抽下来,将这个唐母的满嘴牙齿给尽数打落,对于这一点,觉醒了力量异能的他,可是把握十足,毕竟,对付一个普通的城市妇女,他这种人肉坦克一般的三阶力量异能者,也算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

    “住手,我看你们谁敢动手,老牛,你可要认清楚了,是不是他们,一群人渣,你们也配自称是我们九局的人,局里的规章制度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吗?真是一群狗一样的东西,竟然连我们孙哥的媳妇都敢动,真是不知道死活,你他娘的算个什么东西,给我滚一边去吧……”!

    就在这个刘诚达当着赵市,长和那位刘局长的面,气势汹汹的准备给唐母一个教训的时候,突然,有几个人风风火火的从外面冲了进来,这几人才刚刚来到他们的面前,随着最先到达的一个男人的随手一指,就见这其中的一个胖子,在那里刷的一下就冲了出来,也不见对方怎么作势吧,刚刚这个在这里耀武扬威的刘诚达,就已经被这个胖子给一拳打飞了出去,和刘诚达一起飞出去的,还有他嘴里的满嘴牙齿,这一拳劲头可真是不小,一拳下来,刘诚达的整个嘴巴高高肿起不说,随着一口浓郁血水的喷出,同时掉落的,最少也有十几二十颗牙齿。

    “赵叔叔好,唐阿姨好,我是小顾,还认得我吧,我们几个是孙哥的好朋友,这次是专门过保护你们的,你们尽管放心,有我们在,谁也不可能伤害到你们,至于这几个傻鸟,也不用我们和孙哥动手,他们连步老的家属都想要杀伤,相信,九局总局的那边的调查科和执法处,对给他们一个公平的判决的……”!

    紧急赶过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孙不醒前几天招揽过来的那位觉醒了先知异能的牛建诚和顾念田鹏和李子沙四人,他们是从牛建诚的嘴里,听到孙不醒的妻子和家人有危险,这才提前赶过来出手救人的。开玩笑,在他们几个人看来,这洛阳可是他们几人的大本营,这要是在自已的老窝里被人给欺负了,那他们可就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哦,是顾念和田鹏还有小李啊,你们几个怎么来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说,你们几个,也是这个什么蛰龙九局的人员不成……”?

    看到了顾念田鹏之后,赵大市长,那颗一直悬着的心脏,可算是又再度放回到了肚子里,因为孙不醒的关系,顾念李子沙和田鹏这几个孙不醒的好友,他自然也是见过好几次的,对于顾念的话语,他还是非常的相信的。不光是他,就是唐母,也曾经见过顾念几次,所以,对于他们几个,两人可是信任的很。

    只是让他们不明白的是,这个蛰龙九局,不是号称大汉国最为神秘和强大的暗世界管理组织吗?什么时候,九局的人员竟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竟然连顾念这种富家大少都可以加入。

    “哼,好强大的力量,你们是什么人,竟然连我们九局的人都敢冒充……”?

    他们这边正在寒喧聊天呢,另一边被一拳打了个半死的刘诚达,总算是挣扎着爬了起来,毕竟,九局有规定,禁止他们蛰龙九局的人员在外面私下争斗,更不可以自相残杀,所以,田鹏这一拳其实只用了三成力道,这个刘诚达看上去虽然惨的不行,可是,他除了满嘴的牙齿被打掉说话漏风并大半个脸部高高肿起之外,倒也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

    不过,对于田鹏顾念他们的身份,他却是一点都不相信,毕竟,在他们接到的命令中,这次被派到洛阳市这边执行任务并维持社会安定的三个异能小队中,可并没有这一伙人的存在,他才不相信眼前这几个人和他一样,同样是蛰龙九局的人员呢。

    “哼,看到爷手上的这个通讯腕表没有,你娘的,别给爷说你他娘的不认识这个局里标配的通讯工具,还有,这两本证件,要不要你丢给你个孙子看一下啊,连我们老大的和步老的亲人都敢打杀,我看你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现在趁着爷心里高兴,我们也懒得给你费话,赶紧给我滚蛋,将来怎么处理你们,那是局里调查科和执法处的事情,麻溜的,给我滚……”!

    顾念这边是没空理会他们,李子沙呢,这人向来是不爱在外人面前多说什么,牛建诚又是个新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到最后,还是一拳搞定事情的田鹏站了出来,在狠狠一脚踹在这个刘诚达屁股上的同时,田鹏在那里挥了挥拳头,就象是赶苍蝇一样的驱逐着这几个可恶的家伙。

    “那个,几位大哥,这一切事情,可都是这个该死的刘队长下的决定,跟我们几个没什么关系啊,真不关我们的事啊,几位大哥,我求求你了,等将来这件事情被问责的时候,你看你们能不能帮我们做下证啊,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干,我们是无辜的,一切的事情,全都是这个刘诚达搞出来的,他才是罪魁祸首,这件事情,真的不关我们同个的事啊……”!

    在看到顾念手上明晃晃的露出来的蛰龙九局所配发的卫星通讯腕表之后的同时,刘诚达的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马上就从他的心中泛了出来,这种情绪,就好象洪水猛兽一要,一出来就直接占据了他的整个心间,让他在那里直接就陷入到了绝望无助的状态之中无法自拨。

    有腕表和那两本熟悉的证件在,眼前这几人的蛰龙九局人员的身份那根定是真的,那么,如此一来,他们的身份是真实的话,那岂不代表着这个名叫唐文静和其母亲和步老的关系也是真的,要知道,象步老这种级别的人物,他们的一些个人资料,可都是处于绝密状态,为的,就是可以更好的保护他们直系亲人的安全,可自已刚刚究竟干了些什么啊!竟然不知死活的,连步老的亲人都想要伤害,这件事情,要是被局里知道的话,他自已就算是不死,恐怕也得去掉半条命。更别提,经此一事,他在九局之中的前途更是不要再去多想了,说不定,他连自已现在的这个身份都保不住,下半生,更是有可能在监狱之中渡过了。

    要知道,就他今天在唐母面前的所做所为,那可是严重的违反局里的好几项规定的,别说人家唐家母女真的是步老的亲属了,就是他们是普通人,这种事情,一旦被局里知道,那也是要接受一系列的处罚的。更别说,他居然还在对方被迫吐露了自已和步老关系的情况下,继续被他给伤害了,这要是局里问起来的话,连他自已都无法说清楚自已的动机所在,谁知道他是不是收受了什么人的好处,在这里不怀好意的想要故意杀害这步老的亲人啊?

    看到变得面如土色一脸绝望的刘诚达,他这支小队中的其它人可全都吓坏了,刚刚的事情,他们几个虽然没有参与,可也没有阻止不是,严格的说起来的话,把他们定为从犯也不为过,这可是要命的事情,他们几个才不愿意替自已的队长背锅呢。当下,这几个马上就站了出来,大声的和刘诚达撇清了关系。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