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神话纪元 > 章节目录 第五九零章 :三天不晚

第五九零章 :三天不晚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十几分钟后,陈守义庞大的身躯浮出水面。

    天地间压抑的气氛已经消失。

    “火焰之神”他低声呢喃道,脸色满是冷意。

    他不知道对方是什么神,但看祂的能力,也知道和火焰相关。

    这时他感觉口中挣扎的贝壳女,他面色一怔,连忙张口。

    十几厘米的小不点,在他宽达两米的大嘴中,也就像含着一颗半截火柴棒一样,几乎没什么感觉。

    等他嘴一张开,浑身湿漉漉的贝壳女便迅速的飞了出来,悬停在陈守义面前,一边大口喘气,一边小嘴飞快的开合。

    声音模模糊糊,若隐若现。

    陈守义发现自己视觉、听觉、嗅觉,都出了问题。

    他没有说话,解除铠甲扔回空间,继而恢复正常身形。

    刹那间,海水出现一个可怕漩涡,还未等数以万吨的潮水汇聚,陈守义迅速的漂浮起来,朝岸边飞去。

    贝壳女连忙跟上,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一下子说他口水好臭,一下子又抱怨自己漂亮的衣服坏了。

    她思维简单,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先前还吓得抖成狗,如今随着火焰之神一离去,仿佛一切都已抛到脑后,快乐的像只小蜜蜂一样。

    陈守义飞落到沙滩,脚一软,差点摔倒在地。

    他感觉身体无比的虚弱,他看了眼身体,只见他浑身上下一片焦黑,表面已烧完全碳化,带着一种蛋白质焚烧的恶臭。

    丝丝的鲜血从表面的裂缝中渗出。

    不止如此,身体严重脱水,他稍稍感应了下,就发现内脏已经失去了原本的饱满,显得有些萎缩。

    至于下面

    陈守义不敢看,生怕留下心理阴影。

    估计都焦了!

    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了!

    “火焰之神吗”陈守义暗暗握了握拳头,黑色血水一滴滴从拳头滴下,冷声呢喃道:“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你的信仰领地可离这里不远!”

    大海不远处就是森林,这里溪流众多。

    他沿着海滩,很快就找到了一处干净的水源,一口气喝的肚圆。

    紧接着又吃了半斤强大神力的肉糊,补充体力。

    被神火灼伤的伤势极难恢复,体内依然有顽固的神力残留,阻止了身体的自愈。

    好在这些都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但即便如此,陈守义消耗意志,还是足足花五六个小时,才总算把这些神力清除。

    身上烧焦的部分,缓缓脱落,露出一身柔嫩的通红皮肤。

    只是身体依然还有些虚弱,身体都缩水了一圈。

    夜色渐渐深了。

    陈守义从森林里捡来一堆干柴,顺手抓来一只猎物。

    他意志凝聚,干柴“嘭”的燃起火焰。

    跳动的火焰舔舐着猎物,金黄色油脂滴落到炭火,爆发出霹雳巴拉的火星,照的陈守义脸上一明一暗。

    这是第三次了

    他隐隐若有所思。

    一直以来。

    陈守义从不在异世界搞事。

    对他而言,这里只是一个修炼的地方,对于蛮神的人间国度,更是敬而远之,但尽管如此,他总是接二连三的遇到危险,一次是小岛莫名其妙出现的半神,接下来是海洋之神。

    这次又出现了火焰之神。

    一次比一次强大,一次比一次危险!

    自己好似真的被冥冥中某个存在盯上了

    陈守义看向天空。

    头顶没有一颗星辰,也没有月亮,犹如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黑幕。

    “也许是自己想多了,如果真有这种可怕存在,也许动个念头就能让自己灰飞烟灭吧,更可能是这个世界在排斥自己。”

    在这个神秘的异世界,气运之说,恐怕是真的存在。

    贝壳女坐在陈守义的肩膀上,一脸呆若木鸡,困得眼皮子都睁不开,头有一下没一下的磕着,时而又莫名的惊醒过来。

    今天经历了太多了事情,又惊又吓,此时一放松下来,她顿时再也撑不住了。

    陈守义看了她一眼,小心的把贝壳女从肩膀上抓过,轻柔的塞入上衣口袋。

    陈守义一连在海岸边待了三天。

    他虚弱的身体,渐渐恢复到了全盛,连敏捷、智力、意志和感知都增长了01点。

    这些天,好几次,他都感觉到隐隐的窥视,显然火焰之神一直在关注自己。却始终没有再次出现。

    陈守义也丝毫没有在意,这里是海边,对方也不是海洋之神。

    若是敢过来。

    他就跑入大海。

    在海水中,对方一身可怕的神力估计将大打折扣,若是凭近身肉搏的话,陈守义感觉自己都有三成把握,干掉对方。

    他已不准等下去了。

    君子报仇三天已经很晚了。

    他让贝壳女躲在海边巨石的岩缝里后,身体就飞入万米的高空。

    只见西北部一片浩瀚连绵的信仰领域,笼罩着半个天空,范围都有数百万平方公里,其中一部分,就接壤着大海。

    许是他心有恶念。

    冥冥中,远处的信仰领域凝聚成一个接天连地的火焰巨人,冲他大声咆哮。

    陈守义冷笑。

    随即,他身体俯冲而下,快步朝那片区域飞去。

    这里是一条大河泥沙沉积而形成的冲积平原,土地肥沃,物产丰富。

    沿着河流,大量部落连成一片,人口密集。

    这里的蛮人已开始从狩猎采集文明向农耕文明过度,不远处大片高大的种植物,长得郁郁葱葱,上面结满了绿色的果实。

    夜幕降临。

    此时正是五天一次的祭祀火焰之神的日子。

    神庙前的一片空地上。

    无数的蛮人,脸上画满各色染料,如妖魔一般围着一盆放在祭坛上的火焰,群魔乱舞,气氛狂热。

    这是一朵神火!

    来自神明的赐予,庇护着部落的安宁。

    平时它会自动熄灭,而一到祭祀日的晚上,就会自动点燃,给黑夜中带来光明,而这一天,无论白天雨下的再大,晚上也会自动停歇。

    “血祭!血祭!血祭!”

    无数蛮人手持长矛戳地,发出节奏的响声,气氛狂热。

    血祭一向是祭祀时最令人兴奋的节目。

    欣赏着同类的惊恐,绝望的表情,以及被神火点燃时哀嚎和挣扎,每个人都能感觉到一种飘然扭曲的n。

    很快两个已吓得抖成筛子的蛮人,就被几个大汉带了上来。

    两人都是同一部落的族人,但都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

    其中一个打扫神庙时,无意间失手打翻了祭祀的器物,另一个则更是亵渎神明,竟通过打磨的水晶,点燃了枯草,窃取神明的力量。11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