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个人僵持不下,坐着轮椅的曲母却出来道:“我看啊这事儿你们两个男人争来争去完全没有意义。厉先生,我们曲家跟你们厉家虽然并不算往来密切的家庭,可是不管在曾经的b市,还是a市,咱们都多有交集,并不算陌生人。”

    厉冥皓点头,“是,伯母。”

    “你今天能够勇于承担责任,到我们家来提亲,至少说明你是真的想要跟我们婉婉在一起。可是,你让婉婉未婚先孕,更是在没有知会我们这些大人的情况下欺负了她这么长的时间,确也是你的不对,这点我不会偏帮你,甚至就因为这样而将婉婉嫁给你。”

    难得听到曲母说出这样一番讲道理的内容,曲耀阳就算再想发火,也被裴淼心给拉住了,连声哄着:“大叔乖,大叔消消气,你总这样动不动就生气可不好,你忘记了答应过我什么了你说你会好好控制自己的脾气,不拿婉婉的幸福开玩笑,嗯”

    曲耀阳正是气不打一处来的时候,低头看着自己的小妻子,就见她双颊粉扑扑的模样,说话的模样也像是哄小孩子。

    他本来心间一阵宠溺,也想顺势宠她两句,可是眼角眉梢之间无意撇见站在旁边的厉冥皓的身影,就觉得自己现在完全跟个傻瓜没有两样。

    怎么能在这个看似气势同样不输自己的男人面前表现出那么友善的神情

    于是他轻咳了两声,赶忙正了正神色,将裴淼心往自己的身后一甩才道:“厉先生,请回吧我们家不欢迎你。”

    “大叔”裴淼心简直哭笑不得,这男人刚才还好好的,怎么偏偏是对上自己未来的妹夫,却偏要变一个样子

    厉冥皓也不生气,弯了弯身道:“好吧那今天我在这里打扰各位了,改天再登门向伯母还有大哥大嫂告罪,直到你们原谅我为止。”

    他说完了话就走到小花园门口去拉曲婉婉。

    曲耀阳赶忙上前,“等等,你拉我妹妹做什么”

    厉冥皓一脸的无辜,“我先带我的老婆孩子回家,改天,再一起登门拜访。”

    这下两个男人就跟炸了毛的鸡似的,谁也不放过谁,当真就呛上了。

    裴淼心怕误伤群众,过来拉了拉曲婉婉道:“婉婉,你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想嫁给他吗,要是想,赶紧说给你大哥听去”

    曲婉婉摇了摇头道:“嫂嫂,我谁也不嫁,我自己的孩子我自己做主,就算生下来了我也自己养也行,但我还没有做好准备结婚。”

    场面顿时就有些尴尬,曲耀阳一下变得趾高气昂,“你听见了,我妹妹不会跟你走的。”

    厉冥皓转头望着曲婉婉,低了声道:“婉婉乖,别闹,有什么咱们回家再说。”

    “我没闹,厉冥皓,而且这里才是我的家。我都想过了,咱们小时候的一切根本就不代表什么,那时候玩的过家家的游戏也只是游戏而已,后来的事情咱们开始得并不光彩不对,咱们从来就没有开始过”

    “可你现在怀着我的孩子”厉冥皓简直要崩溃了,这小女人年轻漂亮的,却偏偏思想保守得怎么都没办法接受两个人那样的开始。

    上午出门的时候,他还在家里给她做了很久的思想工作,可没想到她一回到家里立马就变卦了。

    “厉冥皓,你别逼我。”曲婉婉说着话就红着眼睛回身,跨步跑上了楼梯。

    夜里的时候曲耀阳在自己卧室附带的浴室里洗澡,裴淼心便拿着只小凳子坐在浴缸旁边,一边帮他捏揉着双肩,一边凑到他耳边,“大叔,你说婉婉的事情我们要不要帮她一把”

    曲耀阳本来闭眸享受着自己老婆的伺候,突然听到这样的话睁开眼睛,“怎么帮若说我爸出事之前,我们家与他厉家到也算得门当户对,也不怕他将来会欺负了婉婉。可是现如今,我好不容易才把宏科拿回手中,而他们又有那样不光彩的开始,我怕只怕婉婉以后若是跟了他,被欺负了也不知道回家。”

    裴淼心笑嘻嘻地从身后揽住他的肩头,“我就知道大叔你不是会随便无理取闹挤兑人的男人,今天你之所以反对,是害怕婉婉以后被欺负了对不对”

    热气氤氲中,曲耀阳顺势回身,看着他的女人的粉扑扑的小脸蛋,只觉得心猿意马得很。

    捏住她的下巴试探着吻上她的双唇,“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在意婉婉的事情”

    她挑了下眉反驳:“哪有,我只是起码的热心好吗婉婉是你的妹妹,这么多年来我也一直都把她当做我的亲妹妹,她的幸福就是我的幸福,我自然希望她好,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

    他以为她是想起了当年,同样是未婚先孕的情形,他怕她感同身受了而已。

    两个人在浴缸边一阵拥吻,他突然就伸出双手来拽了她一把,将她拉进了浴缸。

    裴淼心的身上本来就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裙,再被他一折腾,一瞬便浑身湿透的,紧紧贴匐在他胸前。

    曲耀阳愈发变本加厉,双唇辗转过她柔嫩的双唇,一只大手扣住她后腰用力贴向自己已经勃发的坚硬,另外一只手果断抓握上她胸前。

    裴淼心在热气蒸腾中浑身战栗着轻呼了一声。

    也是这一声,他火热灵活的舌头向里一钻,以着扫荡之姿让她清洗过她口腔之后,直接架起她一侧大腿,猛地用力一顶

    “啊”

    她一声轻叫,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脖颈,任他带着她在浴缸里翻腾。

    周围的温度越升越高,满池荡漾的水花也被不断耸动的两个人撞到了浴缸外面。

    曲耀阳头脑一热,用力架紧她双腿,一个起身,从水里出来,将她死死地抵在浴缸的墙面上。

    裴淼心落不得地,只得抱他更紧,小下巴乖乖地抵在他的肩上,只是这样的距离,居然都让她看见他光裸着挤在自己身前不断一前一后耸动的臀。

    裴淼心的双腿越夹越紧,满室因为撞击而产生的水声充斥在两个人耳边,灼烫得人都似乎要燃烧起来#~妙笔阁

    一阵疯狂的抽摆以后,她猛然不受控制地轻叫出声。

    而曲耀阳却还不觉得够,抱着她迅速跨出浴缸,在她浑身抽搐颤抖的当口深深地压向卧室的大床

    正当二楼主卧的洗手间里气氛暧昧、热情高涨之时,曲婉婉阳台外的大树突然一阵摇晃,紧接着一道黑影穿越枝桠,一跃之间趁所有人不备,飞扑进了她的窗口。

    曲婉婉作为孕妇本来应该很困,可是巨大的心里压力却让她老半天都睡不着。

    阳台上的动静传来,她还没有来得及回身,腰间猛然落了一双大手,整个人被向后拖撞进了一个人的怀抱。

    她下意识张唇大叫,一双热乎乎的大手却将她的双唇一捂。

    正是慌乱无措的时候突然听身后的男人道:“别叫,是我。”

    、第383竟番外纵我欢情浓8大结局

    这声音实在是太过熟悉,甚至熟悉到在他发出第一个音节的时候她就已经认出他了。

    她想用力挣脱,这男人却是使了蛮力,狠狠将她一抱,“我知道你恨我,媳妇儿,可是这回我是真的,我真爱你,你就信我这一回,成吗”

    曲婉婉怒不可遏,用力挣脱开他捂在自己唇前的手,“厉冥皓你这臭流氓,你还学会爬墙了”

    “是,我爬墙。”他赶忙承认错误道:“媳妇儿,为了你,我腿还没好,刚才上来的时候没蹬稳,拌了一下,差点就掉下去了,到现在哎哟,疼”

    他这一叫她方想起来他腿伤的事情。

    赶忙旋身过来,紧张地想去查看他的腿伤,却在接触到他促狭的笑意时,整个人囧得很不能一头撞死算了。

    “你”

    一怒回身,再不去看他了。

    厉冥皓却笑呵呵地又往前拱了拱道:“看见你紧张我可真好,自从我妈去世以后,已经很久没人像你这样在乎我了”

    他的声音轻轻的,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一般,悄然在她的耳边响起。

    曲婉婉听得心下一软,可仍是过不了自己心里那关,“周宁其实也很爱你在乎你”

    他从身后拱了她一下,立时将她打断:“那你呢我承认自己当初得到你的时候使用的手段并不光彩,可是这些日子,我以为你已经明白了我的真心。”

    “厉冥皓,你知道我这辈子最痛恨什么我最痛恨的就是小三。也许你不知道,在我爸跟我妈结婚之前,我爸早就已经有了一段婚姻,后来他们的关系也是因为别的小三给破坏的。还有我哥跟我嫂嫂,当年我嫂嫂执意要喜欢我哥的时候,也曾为小三两个字痛苦不堪。”

    厉冥皓一怔,“那是他们的事情,与我们无关,我跟周宁已经都说清楚了,而她也已经在她爸妈的安排下订婚并准备结婚了。如果你是介意她的话,那大可不必”

    她一哭,他就从身后箍住她的身子道:“我知道你恨我,可是未来咱们还有这么长的时间,只要你愿意给我时间,我可以向你证明,我爱你的事情绝对不是骗你的。可能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对于你来说没有什么,你也从来没有怎么去在意。可是对于我来说,那些能够被我记忆在生命里的人,都是值得我用一生去追寻的。”

    “婉婉,我爱你。爱到连我自己都不曾想过,在我妈离开人世以后,我会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所谓的爱情。我再遇见你的时候,你已经是嘉轩的女朋友,你在我还没来得及找到你、追求你的时候,你就已经是别的男人的了。你要我怎么办大大方方地承认你们之间的关系抱歉,我从来都不是那样的人。我也只相信自己,是这世上唯一可以给你幸福的人。”

    曲婉婉哽咽得说不出话来,胃里难受的情绪正好涌了上来,本来压制在她身后的男人已经快速起身,取了纸袋过来,递到她的唇边。

    到现在怀孕五月有余,她呕吐的毛病却一直不见好转。

    吐得眼泪都流了下来,厉冥皓便赶忙拍着她的后背道:“媳妇儿,我知道,也许你现在还不爱我,可是,如果你也不打算再同嘉轩一起的话,考虑一下我怎么样”

    “你再说”

    她红着眼睛仰头看他,就见这男人无比诚恳地道:“真的,媳妇儿,只要你愿意嫁给我,想要我怎样都行。你看,你怀孕难受,我可以端茶倒水地在旁边伺候着,你要出门,我还可以给你当个司机,你心情不好,我也能当个沙包给你暴打一顿不是吗以后咱儿子要是出世了,我还能跪在地上给他当马骑。”

    曲婉婉越想越是委屈,越委屈越难过,索性呜咽了一声,哇一声哭了出来。

    “哎呀,别哭,别哭。你要是不喜欢儿子,那咱生一闺女吧生一个像你一样水灵的闺女,以后谁要是敢打她主意,我就拿着跟棍棒等在咱家门口,见一个打一个,见两个打一双,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你们母女。”

    曲婉婉这一哭,抬手就去打他,“你还说你还说你从来都只知道欺负我,你就知道欺负我啊”

    她一打他他就使了蛮劲将她抱在怀里,“那你捶死我算了,媳妇儿乖,要是儿子女儿你都不喜欢,那咱生一对龙凤胎吧”

    “谁要给你生孩子了,我的孩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他虎着脸道:“那跟谁还有关系啊曲婉婉你就认了吧这辈子你就只能是我厉冥皓的媳妇儿了”

    结果,厉冥皓还是以着他的诚意和臭无赖的德行,成功将曲婉婉娶到了手。

    就在a市海边举行的婚礼,因为曲婉婉的肚子已经渐大了,只是两家人在一起见证了这一时刻,便算礼成,双方都火急火燎地照顾曲婉婉的身子,时刻准备好迎接小生命的到来。

    当年九月的时候,不过是刚刚入秋的时节,曲婉婉就被厉家送进了本市最好的国际医院待产。

    果然不出所料,正好就生出一男一女一对龙凤胎。

    厉冥皓的好友大都到了医院祝贺,见了两个还皱巴巴地孩子就夸:“你小子也太好运了吧这样都能生一对啊”

    厉冥皓就特不要脸地说:“怎么着,哥的战斗力强只能嫉妒死你。”

    曲婉婉生完孩子,曲耀阳跟裴淼心带着两个孩子来几乎每天都来看,有时候是芽芽,有时候是思羽,两个小家伙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望着摇篮床里的两个小东西,一阵阵地惊奇。

    曲耀阳跟裴淼心笑着,一个人揽过一个道:“以后那就是你们的小弟弟跟小妹妹,等他们会走路了,做哥哥姐姐的可要照顾好他们啊”

    两个小家伙不约而同地点了点头,一屋子的人便笑闹着,很快就到曲婉婉出院准备回家做月子的时候。

    厉家的司机开了车来接,厉夫人让早就聘请的育婴师一人一个将两孩子一抱,正准备让人来搀扶曲婉婉的时候,却见厉冥皓已经弯身,直接打横将她抱起来向外走去。

    “你放我下来。”当着这么多亲朋的面这样,曲婉婉只觉得红了容颜。

    可是厉冥皓却并不为之所动,直接这样抱了她上车,到了厉家,又原样抱着她回家。

    这次回的,再不是厉家那间又大又深的宅子,而是直接换到了厉冥皓位于丰园路半山公馆的高级公寓。

    这间公寓从前曲婉婉来过,那时候她与他的关系刚刚开始,他每次给她打电话,来的都是这里。

    可是现下,他们却要在这里开始生活。

    因为生了孩子的关系,曲婉婉在家里坐月子的期间,厉家的那些长辈断断续续来过,尤其是厉冥皓的爷爷,看着两个孩子欢喜得,当场就送了两栋位于西郊的别墅给两个孩子。

    曲婉婉吃惊得不行,连忙摆手道:“爷爷,不用了,宛熙和宛思年纪都还那么小,您送如此大礼让我们怎么好意思。”

    那时候两个人的小公寓里正坐满了厉家的几位长辈,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小家伙在哄,听见曲婉婉的话便道:“拿着,别说是这两栋西郊的别墅了,就是冥皓他爸什么时候玩够了,玩死了,他那家产也都必须留给我的曾孙子和曾孙女。”

    这样一说,自从她生了孩子之后,厉冥皓的父亲当真一次都没有出现过。

    据说是当年他的母亲自杀身亡以后,厉爷爷牵头,家中的几位长辈做主,强迫他的父亲娶了多少有些亲族关系的现在的母亲进门,只为了让后者好好照顾他长大

    所以这么些年来,厉冥皓同这位后母的感情一直都极好,可是关于他的父亲,包括他自己在内,家中的长辈谁都不愿意提起。

    曲婉婉正觉得尴尬,厉冥皓已经抢先抱过女儿道:“好了,思思困了,我抱我闺女进屋休息,爷爷您也快走吧你们这么多人,我家可坐不下。还有,您送给我儿子女儿那别墅,在西郊,那得多远啊别说他们现在不会走路,就算会走路也走不过去,百日的时候您再给我搭俩车就合适了。”

    厉爷爷一拍大腿道:“臭小子,都算计到你爷爷头上了”

    厉冥皓笑呵呵地抱着女儿又去逗儿子,“那可不,现在我当爹了,每一分钱都得算计着话,不然怎么够养孩子。”

    祖孙俩本是打趣的对话,立时就引来屋子里其他人的笑声,都说这当了爹的人是不一样了,懂事了,成长了,也会过日子了。

    裴淼心过来悄悄拉了曲婉婉的手道:“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也算是合法夫妻了,以后只当好好地过日子就是,万一他要是欺负了你,不方便跟你哥哥说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好吗”

    曲婉婉点了点头道:“嫂嫂你放心,厉冥皓他现在对我很好,更何况他现在全幅心思都在照顾孩子身上,哪有时间欺负我我都想好了,既然嫁给了他,不管从前他是什么模样,以后,我都想像你跟我哥这样,放下所有的成见和误解,这么幸福就好。”

    ﹀╮¨

    ╲╱小说尽在: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