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寻真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店小二离开后,少年也是想到了他昨天说的那个事情,对着两人问道。

    “我的话你们有没有告诉你们家主人啊?”

    玄净天两人有些不明白少年的意思,什么话要告诉她们家主人,齐齐疑惑问道。

    “什么话?”

    少年忍不住无语问苍天,这连什么话都不知道,估计是悬了。

    “就是我昨天说改善伙食的那件事情。这些食物虽然都挺美味可口的,但是时间一长,就算是再美味可口也会有吃腻的一天,这一点你们家主人应该是知道的吧?”

    玄净天两人并没有管少年的后一句话,只是听到了前一句话。

    原来是想改善伙食,她们确实说了,但是她们家主人却说“想要改善伙食,根本不可能!”。

    食材永远都只会是这几样,至于做的花样,或许可以改变一下。

    玄净天两人明显都是实诚人,摇了摇头,如实回答道。

    “我家主人说了,改善伙食是根本不可能的,不过公子若是不喜欢吃这些,可以换着花样做一些。”

    少年再次无力吐槽,换着花样做着?每天每顿的花样都不一样,但食材都是一样的,味道也差不多都是一样,这还能怎么换花样?

    心中默默流着泪,祝福为自己做这些菜的厨师,日后能够把一种食材做出百八十种的花样来,阿门。

    少年心中祈祷的时候,那店小二也是端着他熟悉的五菜一汤走了上来,麻利的放在桌上后便是退到了一旁。

    肚子已经饿得咕咕乱叫了,少年也并没有在意着到底是不是五菜一汤,反正他挺饿的,这些东西能够填饱他的肚子就行。

    在玄净天两人的注视下,少年风卷残云般的消灭着这五菜一汤。

    不知为何,在观看完那依靠气血,增强肉身的功法秘籍后少年就特别的能吃,这五菜一汤三四个人都不一定能够吃完,结果他一番风卷残云,直吃得七七八八,要不是遵从着七分饱的这个原则,少年能把这五菜一汤全部消灭干净。

    当然,其中或许有少年早晨吃的东西有点少,但这也并不是主要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是少年胃口好,成为了饭桶……

    将一块不知道什么的肉块放进嘴中,少年忍不住闭上眼睛,回味着这些食物的味道。

    之前还没有发现,如今有时间了,慢慢品尝,回味起来还真是别有一番滋味,看来给他做菜的那个大厨确实不简单啊。

    倒上一杯酒水,轻酌一小口,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一点也没变。

    抬头看向对面的玄净天两人,笑着问道。

    “这是什么酒啊?挺好喝的。”

    玄净天两人自从学会翻白眼后,有事没事就对着少年翻白眼,这不!又是白了少年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这是岐王的御用酒,有着滋养人身体,提纯内力的功效,寻常人想要喝上一杯根本不可能,甚至就连我们姐妹,若不是得到岐王赏赐,也无法喝上一口。”

    听到这酒竟然如此珍贵,少年的手差点没拿稳,把手中的酒杯给丟出去。

    他就说玄净天两人在每次再见他喝酒时都给他怪怪的感觉,如今看来!原来是羡慕嫉妒啊。

    看向两人的目光中夹杂着一丝不好意思,没想到自己当着两人的面显摆了如此长的时间,而他自己却不自知,这也怨不了他啊。

    忍不住干咳两声,果断的转移话题说道。

    “那什么?咱们不说这酒了,酒挺不错的,这茶又是什么茶?我喝着跟这里的并不一样啊。”

    少年说着又是端起那特殊的一杯茶来,面露好奇之色,确实是挺好奇的。

    既然这酒水不简单,那么这茶水又怎么会普通呢?

    并没有出过少年的预料,听到少年的话后,两人看向他的目光甚至都变成了幽怨。

    “这茶乃是产自乾坤古树上的茶叶,有着安神,洗涤人心灵的功效,可以降低修炼者走火入魔的几率。”

    “乾坤古树每年只产百斤的茶叶,可以说是有价无市,一两千金……”

    少年端着茶杯的手再次一抖,好在有了一次经验,这第二次表现的也并不是多么明显。

    酒如此珍贵,茶同样如此珍贵,那么担当主食的这些食物有会如何?不用想!能够配得上这酒以及茶的绝对不是简单货色。

    少年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了,他这吃的喝的,甚至用的都是如此的珍贵稀缺,而他自己在夜深人静时偶尔还会对着某人画圈圈,实在是有些不厚道。

    玄净天两人可并没有理会少年的心思,在见到少年露出这种神情后,接着说道。

    “公子,您是我家主人第一个如此对待的人,真不知道公子你哪里特殊,能够值得主人如此对待。”

    少年人表示自己也很想知道,自己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人,这玄净天两人的主人,也就是那个岐王,为什么会如此对待他,难道说他长得比较帅……

    对于自己长得帅这一点,少年还是颇为赞同的,毕竟之前可是有一个小屁孩说他是小白脸的。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不是吗?

    想到莫名处,少年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干咳两声,对着玄净天两人问道。

    “你们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能不能再说一遍……”

    这次轮到玄净天两人无语了,摇了摇头,没有多说些什么。

    见到两人如此,少年更加的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愣神,而且那人还是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这实在是有些那啥。

    少年人不清楚那啥是什么,但是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一时间,不好意思的少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也是挺无语的。

    气氛陷入到了诡异的安静当中,谁也没有率先开口,打破这份安静。

    大约过了三五分钟,少年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气氛,对着身后挥了挥手,喊道。

    “小二,收拾一下东西。”

    那店小二也是发现了少年他们这边的诡异气氛,虽然不想打破这安静的气氛,但是少年人都发话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只能降低自己的存在感,迈着小碎步,麻利的收拾着这些东西。

    有句古话说得好,人的潜力都是被逼出来的,这个店小二也是。

    原本普普通通的一个人,此时在这种诡异的气氛当中,竟然激发了自己的潜力,不到30秒就是把这桌子收拾的一干二净,如同新的一般。

    诧异的看了那店小二一眼,心中感叹了一句“是个人才”然后也不再关注。

    有了店小二打破僵局,少年他们也并不是多么尴尬起了,或者说从头到尾就没有尴尬……

    气氛缓和了下来,少年也便没有再多说些什么,而是拿起一旁的那本杂书,继续翻看起来。

    玄净天她们在见到少年认真看书后,也是陷入到了那种眼观鼻鼻观心的状态,呼吸非常的有规律,仿佛陷入到了修炼当中。

    继续翻看了两页,少年想出了一个词来形容这方世界的著名人物——惨不忍睹。

    对,没错,就是惨不忍睹,少年实在无法想象这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没有一个真正挑起一个时代的人物。

    好吧,少年的心情已经出现了一点变化,但是无伤大雅。

    为那些千古风云人物默哀了一阵,少年又是翻看起来。

    这本杂书不到百页,少年没一会的时间就是观看了1/3,同时也是翻到了那有历史传说的一页。

    历史传说的第一叶是一句简介,与现实的简介不太一样,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只有一句话——历史!由我来书写。

    看着这占满整整一页纸的几个字,少年是由衷的敬佩说出这话的那个人。

    “历史!由我来说。”

    这话虽然狂的没有边际,但是仔细一琢磨,就会发现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历史不就是由我们书写的。或者说我们认同的…

    如果说,一个人编纂了一个王朝的历史,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承认,那这个历史无论是真是假,它都是假的,因为没有人承认它是真的。

    而另一个人同样编纂了一个历史,被人知道被人承认,那么它编纂的这个历史就是历史,因为有人承认。

    无论是真是假,只要大家普遍认为它是真的就可以了。

    反正历史都已经过去,你又不是王莽,没有那个能力去证实历史的真实性。

    况且就算你是王莽,能够证实,那又能怎么样?你还能活着回道现在吗?别开玩笑了。

    不管咋说,少年还是敬佩说出这大实话的那个人,心中有些期待,总觉得他会与那个狂妄到没有边际的人见上一面的。

    翻到下一页,发现已经是正文部分,讲述的是夏朝之前的那段上古岁月。

    简略的看了一遍,发现在这历史传说当中没有任何超自然的力量,甚至就连现在普遍都有的武功,这历史传说当中也是没有一丁点儿的描写。

    上古之时的历史传说仅仅只有一页两面,盏茶的功夫少年便是看完,紧接着夏朝的,商朝的,周朝的……

    不过,周朝之后却是直接到了汉朝,春秋战国,以及秦朝大一统的这段时间,在着历史传说当中没有丝毫描写。

    少年仔细的看了看,发现并不是被人撕去,而是真正的没有记载。

    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没有呢?难道说编纂这本书的那个人忘记了,可是不应该啊。

    虽然疑惑,但是少年也并没有往心里去,既然没有那就不看吧。

    汉朝之后按理来说应该就是三国了,但是三国竟然同样没有记载,三国之后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倒是有了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笔带过,几十个字而已。

    准备翻往魏晋南北朝之后的隋唐时期时,一道豪爽的笑声从酒楼当中响起,不用说,必定是倾国这位女中豪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被对方这么一打岔,少年也是没有了心情,合上书籍,扭头看向站在酒楼门口处,还在那里发笑的倾国,心中琢磨着对方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不然的话怎么会一直在那里笑呢?

    就在少年以最大的恶意揣测着对方时,倾国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脑袋一歪,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随同着这倾国倒地的,还有她的那个妹妹倾城,只不过动静要比倾国小了许多。

    见到这一幕,少年本能的有种不好的感觉,冲着玄净天两人小声说道。

    “一会要是出现意外,你们一定要带着我走,千万不能丢下我啊!”

    回应少年的是两记大大的白眼,都有着无语,身为小天位,五感比如同人强上不知道多少,她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怎么会出现意外,少年真是想多了。

    然而少年真的是想多了吗,接下来就会证明这一切。

    一处阁楼当中,正在举目远望凤翔的那个俊美公子哥突然眉头一皱,喃喃自语道。

    “怎么回事?为何会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

    猛然转身,看向后方,喊道。

    “梵音天,多闻天,广目天。”

    话音落下,三名绝色女子从不同位置闪现出来,齐齐单膝跪地,恭声答道。

    “参见女帝。”

    俊美公子哥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就是问道。

    “最近凤翔有什么大事发生吗?”

    三人想了想,齐齐摇头答道。

    “没有。”

    俊美公子哥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的境界实力已经达到了大天位后期,五感比身为小天位的玄净天们强了不知道多少,此时有一种心绪不宁的感觉,一定会有事情发生,一定会…

    再次转身看向阁楼外的凤翔城,喃喃自语道。

    “一定有什么事,一定有什么事。”

    忽的瞳孔一缩,看向一个方位,那里正是少年酒楼所在的方位。

    “是他!”

    说完也来不及理会还跪在那里的梵音天三人,一个纵身就是飞出了阁楼,向着少年酒楼所在飞去。

    而半跪在那里的梵音天三人,见到自家女帝苍忙离开后对视一眼,起身便是追随着女帝的脚步,向着那酒楼方位赶去。

    与此同时,酒楼当中的少年人真想骂娘,他这嘴真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

    在那倾国倾城倒地之后,少年的目光就紧紧的盯着酒楼门口处,总感觉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降临在他的身上。而且越来越强烈,越来越强烈。

    就在少年小心肝扑通扑通乱跳的时候,一只脚迈进了酒楼当中,紧接着便是一道魁梧的人影。

    此时这魁梧身影一手拿着长棍,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幅画卷。

    少年人的眼力极好,一眼就看出了那画卷之上画的正是自己。

    心中暗道要遭,直接就是蹲下身来,使桌子能够挡住他的身形,不停的给玄净天两人使眼色。

    但是,玄净天她们似乎被某种力量禁锢住了身形,无论他怎么使眼色,两人就是没有丝毫动作。

    好吧,此时玄净天他们的目光全都放在了那壮汉身上,根本就没有发现少年躲到桌子后面,更别说少年给她们使眼色了。

    以玄净天她们两人小天位的实力来看,这个壮汉虽然五大三粗,一副很厉害很不好惹的样子,但是给他们的感觉连小星位都还没有达到,对于这种小瘪三,她们是来多少杀多少,自然没有放在心上,也不认为会发生什么。

    那个壮汉呢?在进入这酒楼之后先是扫视了一圈,然后一甩他左手上的那张画卷,对着在场的食客问道。

    “你们有见过这个人吗?”

    声音瓮声瓮气的,给人一种老实人的感觉。

    此时酒楼当中的人虽然不多,但也有十几个,其中大多数都是知道少年的样子,知道少年就坐在那里。

    谁都没有回答这壮汉的询问,只不过却是把目光看向了少年的位置。

    那个壮汉也是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向少年的位置,发现那里此时正有着两个娇滴滴的大美女,没有他手中画的那个人。

    忍不住皱起眉头,对着玄净天两人喊道。

    “你们两个有见过这个人吗?”

    说着又是晃了晃手中的那幅画卷。

    之前那个壮汉是背对着玄净天们的,所以第一次是没有看清那画卷之上画的是何人,只不过觉得有些熟悉。

    如今,她们清楚的看到画卷上的人正是那个少年,她们保护的公子。

    这一发现她们就意识到了不好,没有言语,极为有默契的分工行动。

    玄净天抱着猫咪小白瞬间出现在了少年人身边,抓起少年人的肩膀就是向着窗外飞去。

    妙成天也是在瞬间发动,不知道从何处拿出一把油纸伞,直接杀向了那个壮汉。

    壮汉同样在第一时间发现了少年人的存在,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来。

    看向向他杀来的妙成天,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然后手中的长棍一挥格挡,就是挡住了妙成天的油纸伞,紧接着棍身一震,妙成天紧握着的油纸伞就是被震飞了出去,妙成天她自己也是后退了好几步,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脚印。

    </br>

    </br>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