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丹王武神 > 章节目录 第174章 心服口服

第174章 心服口服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首先是薛钗那枚三翎镖,白阳平看地极为认真,仔仔细细检查了老半天,好不容易才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嗯,完好无损!”

    “哈哈!”

    此话一出,西院众多女弟子心中的那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呵呵,薛钗师姐好样的!看来是胜利在望了!”

    “压轴就是压轴,薛钗师姐每次都能为咱们西院争光!”

    “看来咱西院又可以在剑冢研习三年了,太好了!”

    ……

    西院那里热情高涨,而反观东院那里,却各个面沉似水,焦急地等待着白阳平的检验结果。

    放下薛钗的三翎镖,白阳平又把申屠戟的三翎镖放到了眼前,不看不要紧,一看,他的脸色骤然大变!

    “什么!它……它竟然……碎了?”

    白阳平一脸惊愕,捏着三翎镖的手开始不停地颤抖。

    一句碎了,东院众弟子的心也跟着碎了!

    “碎了?这话什么意思?”

    “白长老别吓我,我心理承受能力低。”

    “难道……”

    “莫非……”

    ……

    东院弟子开始不停地揣测,没人说出个所以然来。

    秦霜华更是坐不住了,别看她是个女的,但急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

    一脸铁青地冲上练武场,还没走到白阳平身边,秦霜华直接大声质问,“白师弟,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碎了?”

    白阳平木讷了一下,接着把申屠戟的三翎镖往前递了递,“师姐你看嘛,这尖端都裂口子了,岂不是碎了么?”

    “这……这怎么可能!”一旁的申屠戟差点蹦起来,一把抢过白阳平手里的三翎镖,只看了一眼,脸色顿时煞白。

    白阳平此言非虚,那枚三翎镖与其说是碎了,倒不如说是直接没有了尖端!

    一点暗器的模样都没有了,上面很平,断口的位置还能看出崭新的裂痕,就像刚刚焊接过的一样,毫无威胁感。

    这是件废器!

    “嘶……”秦霜华一个劲儿地直吸气,扫视了一眼三翎镖,立刻低头沉思。

    “哈哈……”大声的嘲笑传来,甘子墨这个老家伙不知何时凑了过来,老眼微眯着申屠戟手里的三翎镖,幸灾乐祸道,“哎吆,东院真是好手段呐,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人才,炼出来的东西都是神乎其技!我看以后咱们别拿铠甲来测试兵器的锋利了,干脆换块豆腐得了,那玩意儿软,不至于把兵器弄坏而自取其辱!”

    甘子墨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一番冷嘲热讽,顿时就把一旁的秦霜华给气炸了,“老东西,有你何事?谁让你过来看的?”

    甘子墨不以为意,“腿长在我身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怎么着?炼出来的暗器嫌丢人了?早干嘛去了!”

    “你!”秦霜华气恼,但事实却让她无力反驳。

    甘子墨甚是得意,与东院明争暗斗了几十年,能让秦霜华吃瘪是他这辈子唯一的乐趣,很有成就感。

    轻轻捻了捻胡须,甘子墨直接面向了白阳平,胜券在握道,“白师弟,东院的暗器已经出现了瑕疵,那本次的剑冢争夺战,你看是不是该宣布结果了?”

    “等等!”

    然而白阳平还未开口,一旁的申屠戟却忽然抱了抱拳,显然还不服输,“三位长辈,弟子有话要说。”

    甘子墨皱眉转头,“哦?你想说什么?”

    申屠戟一脸凝重,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弟子的暗器虽然断碎,但还有一项没有考核,烦请白师叔检查一下铠甲上的印子,哪怕是输了,也让我输地心服口服。”

    这申屠戟别看行事鲁莽,但却挺较真儿。

    白阳平听闻看向了甘子墨,还没得到对方的认同,对方却出乎意料地爽快答应了,“好!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小兄弟,你过来!”

    说完他便朝周念摆了摆手,一脸认真地盯着他身上的那身铠甲。

    感受到周围人瞩目的目光,周念神情不太自然地走了过去,任由他们一一检验。

    首先是左臂的位置,距离肘关节上方三厘米的地方,有一道细长烟白色的印痕,在漆黑的铠甲中掩藏地极深,若不是几人挨得很近,很难察觉出来。

    这是薛钗之前打中的地方,看完左臂,众人的视线相继转移到了周念的胸口那里。

    场中共有六人,其中有五人一直盯着周念的胸口看,但让人大跌眼镜的是,五人找了老半天,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咦?怪了!莫非之前没有打中?”白阳平最先发现了端倪,捏着下巴认真思考。

    申屠戟直接摇头,“不对,我确定我打中了,就是他的胸口,我再仔细找找。”

    说完他挨着周念更近了一些,把脸紧凑过去,好像要扑倒对方的怀里。

    甘子墨找了几次无果之后便没了耐心,直接摆了摆手,“算了,不找了,说不定你根本就没有打中。”

    “胡扯!没打中的话那道清脆的撞击声又是从哪儿来的?”秦霜华凝眉反驳道。

    甘子墨不耐烦了,“爱从哪儿来从哪儿来,反正我老眼昏花,不找了。”

    “你爱找不找,又没人逼你。”秦霜华也是毫不示弱。

    眼瞅着两位掌门又要吵架,薛钗赶紧过去拉住了甘子墨,冲他摇了摇头。

    樱口微张刚要劝说,挨着周念最近的申屠戟,却突然大叫,“我找到了,你们快来看!”

    “在哪里?”几人又赶紧凑了过去。

    申屠戟伸出食指点在了一个位置,“看到这个小白点没有?这就是暗器打的!”

    “哈?白点?”

    几人顺着他的手指观看,果然在铠甲上面发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白点,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甘子墨往后拱了拱身子,哼笑道,“哼,我说怎么找不到,原来才这么一点,申师侄,这下你该心服口服了吧?”

    盯着铠甲上的那个白点,申屠戟还没说话,一旁的秦霜华却脸色骤变!

    “等等,让我再仔细看看!”

    说时她又再度靠近了几分,眉头越皱越紧。

    甘子墨摇头冷视,“哼,事实就摆在眼前,你看几遍都是一样的,莫非你还能看出朵花来?”

    他本以为秦霜华听到后会立刻炸庙,万没想到,对方根本不理不睬。

    看了十几秒钟,秦霜华终于收回了目光,一脸凝重地盯着眼前的周念,忽然来了这么一句,“小兄弟,你胸口那里藏着的东西,可以拿出来让我看一下么?”

    “什么?”甘子墨听闻稍愣,嘴上更是好奇,“他胸口有没有东西跟这次的比试有关系吗?”

    秦霜华还是不搭理他,目光直视着周念,然后伸出了右手。

    周念一脸微笑,目光在周围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了秦霜华的身上,“前辈,莫非你真的想看?”

    “迫不及待。”秦霜华很是坦白。

    “呵呵,想看可以,不过,你得先答应我一件事。”

    “哦?什么事?”

    周念认真道,“给你看过之后,我要用一下你们神兵营的熔炉。”

    “熔炉?”秦霜华瞳孔赫然放大,直接猜测道,“莫非小兄弟也懂得炼器?”

    周念轻笑点头,“呵呵,略懂一二。”

    “哈?”

    此话一出,周围几人皆是怔住,尤其是白阳平,身体陡然一哆嗦!

    “他……他居然懂得炼器?怎么可能!”

    白阳平心中惊愕,更是难以接受,打从周念摇头开始,他就注意到了对方脸上那种不屑的神情,这种不屑,实际包含了两层意思。

    第一层意思,就是对方是个最为纯粹的门外汉,对炼器丝毫不懂故意在那里装模作样;另外一层意思,可就有点吓人了,就是对方是一名真正的炼器高手,神兵营这种小打小闹的炼器比试在他眼里根本不值一提,难入法眼。

    看对方的年纪,白阳平直接排除了周念是炼器大师的可能,但如今听闻他居然也懂得炼器,这可就有点当众打脸了!

    若他真的是一名炼器大师,白阳平这次无疑是踢到了一块铁板,脚痛回身没站稳,连带着崴了脚!

    悲催!

    秦霜华细眉微皱,看对方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竟毫不迟疑地答应了下来,“好,就依你。”

    周念听闻点了点头,很是麻利地把身上的铠甲脱了下来,接着伸手摸进了怀里,然后掏出了一物。

    仔细一看,竟是那从萧长生手里得到的太古云令!

    秦霜华捏着令牌仔细查看,愣了好半晌,竟不认识此物。

    萧家对于太古云令的保密工作做得极为严密,除了他们萧家人,几乎没人知道令牌的存在。

    把令牌放在手里翻动了一下,秦霜华忽然抬头,然后面向了周念,“小兄弟,属我愚钝,不知此物名叫什么?”

    周念笑道,“呵呵,抱歉,这是个秘密。”

    “哦?”秦霜华听闻再度皱眉,但却并没有死心,“小兄弟,不知我可否测试一下此物的硬度?”

    周念点点头,“可以。”

    “多谢。”

    得到主人的许可,秦霜华赶紧从锦囊里取出一把锋利的短刃,刃长两尺左右,表面光滑,刃影霍霍,一看就是一把上好的利器。

    破血刃,这是秦霜华比较得意的兵器之一,由她亲手打造,常年携带在身上,遇血不沾,削铁如泥,锋利程度堪称上佳!

    手握破血刃突然下落,“锃”地一声响,直接砍在了漆黑古朴的太古云令上!

    “叮!”

    鸣声阵阵,速度极快,太古云令未伤分毫,而反观那锋利无比的破血刃,却是生生断成了两截!

    </br>

    </br>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