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碧海风云之谋定天下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五章 怠政

第三十五章 怠政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两个女儿从小就没什么得不到的东西,生辰隔得又近,小时候一到了赐礼的日子,都要互相比来比去闹上半天小性子。所以赐什么好,两个女儿能不能满意,明皇花的心思比起别的国政大事可谓只多不少。

    恰逢某年陆行远任南疆四州宣抚使,奉旨督办清州南华岛新矿开采一事。开采时,无意在岛上发现了苔玉,便差人取了样呈递明皇,并奏请雕成两尊龙像,待新建一处景观摆入后以生辰之礼赐予两位公主殿下。

    明皇一听,两份赐礼并作一份,女儿们又能于一处和睦同享,觉得大合心意,于是很快便有了这双泉亭。

    李重延和朱芷洁一同看着龙像,却是各有各的心思。

    朱芷洁后悔没有再多做几色点心,此时脸红心跳得无话可说,便是说些糕点也是好的。偏偏这时候一样点心都想不起来,脑中尽是万桦帝都古木参天郁郁葱葱的景象,每一棵古树的后面好像都随时会跳出一个顽皮少年的身影朝她笑着说:“看,这就是龙涎口。”

    李重延却是搜肠刮肚地在想还有什么可以逗她开心的事,人家做了点心来,却被惹了一脸的泪。虽非他的本意,但总是过意不去。他看了龙像半响,忽然又坏笑起来,口中一声“有了。”

    朱芷洁怔怔地看他拿起桌上的空盘子钻进竹林,不知道他又要搞什么鬼。过了一会儿,只见他捧着一大盘的泥土出来,一脸的恶作剧相,不由好奇心大盛。

    李重延从池中舀了些水倒在土上,然后取了一坨泥开始揉捏。边捏边得意地说:“我不知道你们那个什么‘抜寒’是怎么抜的,不过要想身子热乎呢,动动筋骨是最好的。我小时候啊,最喜欢拿土做成泥团子丢出去,一丢一个准,王公公都夸我百步穿杨例无虚发呢。每次入夏,宫里别处都是拿长杆子粘蝉,我允杨宫可不用。只要我几个泥团子,就都清静了。”

    说完,已搓出一个圆滚滚的泥团子放在手上掂了掂,皱眉自言自语道:“碧海的土有点轻,这捏出来的团子准头可能会差点儿意思,凑合用了。”话音刚落,对准右边的那座龙像首就丢了出去,只见不偏不斜,正好堵在了龙口中。本来口中的一道清泉被堵得从前面出不来,只能从龙嘴两侧滴滴答答地溢出来,倒成了名副其实的“龙涎口”。李重延一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朱芷洁真被惊呆了。

    这太子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这可是母皇最珍爱的双泉亭里的龙石像,是皇祖母留下的赐礼,他居然敢这样胡闹。李重延看到她一脸惶恐的神色,安慰说:“别怕,就是一团泥,冲洗干净就看不出了。”又递过去一把泥,嘿嘿一笑:“你试试?”

    朱芷洁一时哭笑不得,自己别说泥了,平时连桌上的灰都是不沾的,何曾搓过泥团子,忙推说:“我……我不会。”

    冷不丁被李重延抓起手来,只觉手心一凉,那团泥已稳稳地被按在了手上。朱芷洁瞬时感到一种激烈的心跳,就像一个一直穿着鞋走路的人忽然被要求光脚走在地上一样,一股莫名的羞涩从手掌缠绕而上直至头顶,耳边还有些嗡嗡作响。

    李重延轻声说:“好玩的事儿可多了,你要是不试试,就永远不会知道有多好玩。”

    朱芷洁看看手上的泥,心想手脏了也是脏了,再看看龙嘴口水滴答的滑稽模样,还真有点好笑。她看了看四下,确认没有人看到,低头怵怵地开始揉搓起来。边搓边想,自己这究竟是在做什么呀。自从遇到他,竟然也会去做这样顽皮的事,简直跟三妹没两样了,真是匪夷所思。

    心里这么想着,手上却不含糊,平时捏面团子是捏惯了的,所以泥团子捏出来也是工工整整圆润得很。

    “嗯,捏得很好,这样不容易失了准头。”李重延俨然一副师父的口气。朱芷洁依言举起团子,怯生生地对着左边那尊威严十足的龙像丢去,却连柱子都没有挨到就掉在池子里了。

    朱芷洁倒有些松了口气,回头一笑,道:“我果然是不会,还是殿下投得准。”

    李重延并不死心,拿起土搓了个小一点的泥团放在她的手上,又用自己的右手擎起她的右臂,从身后半撑着她的身子,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肘不可曲,肩不可浮,看准龙头,腕沉时泥团便可出手了。”说完半推着朱芷洁的手臂把那泥团掷出。

    朱芷洁被他这忽如其来的一靠,心慌意乱得抬起右臂也是颤抖无力,只得勉强掷出。只见那泥团在空中抛了个圆弧后稳稳落下,没有砸到龙口,却砸在了龙口旁的龙须上。

    细长的龙须“啪嗒”一声,应声而碎。

    苔玉虽是石头,比泥团要硬。但雕成龙须的那点苔玉实是已经研磨得很细了,平日里的风雨没什么,忽然这样一大坨泥巴从天上坠下,被砸成两段也毫不奇怪。

    何况这样的事谁敢?

    所以朱芷洁看着到龙口边有一半的胡须被砸断在地,顿时吓得面如土色,背上冷汗阵阵,心被拽得几乎要沉落肚肠。这要是母皇知道了如何是好?会不会以后连请安都不让请,再也不愿见她了。姨母会不会再也不让自己去清辉宫了。想到这里,心中一急,泪水又涌了上来。

    李重延也是呆了,想要逗乐她的,结果逗出更多的眼泪。他这个太子,从小捅的篓子成千上万,可从没有道过一次歉。不过这次他是真的心里过意不去,只是嘴上依然说不出什么道歉的话来。他迟疑地问道:“你……很怕你母亲?”

    朱芷洁含泪点了点头。

    李重延不作声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还有怕爹娘的孩子。他想了一会儿,又伸手取了一坨泥搓成一团。

    朱芷洁正惊疑又要做什么,只见他对准另一尊龙像就丢过去。又听“啪嗒”一声,那一尊的龙须也碎落在地。

    不等朱芷洁开口,李重延就高声喊道:“王公公何在?”

    一会儿,王公公就从林子外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公主的侍女小蝶。李重延指了指龙像,一副讪讪的表情说:“是我顽皮,想丢泥团给公主看的,结果丢得偏了,把两尊石像的龙须都给砸了下来。”

    王公公听了还未答话,小蝶早已尖叫起来,“天哪,大事不好了,太子殿下把龙须砸断了!”然后根本不管太子和公主,直接一路跑出林子,仿佛天塌了一般,边跑边继续尖声叫唤:“太子殿下把龙须砸断了!天啊!”

    朱芷洁惊魂未定,看看王公公,又看看李重延,张大了口说不出一句话,一时眼中的泪都像凝结了一般落不下来。

    李重延一伸手,王公公会意,递上了一条棉帕。朱芷洁看他执起自己的手,一下一下仔细地擦拭着,边擦边笑道:“哎,你可算是不哭了。别怕,你看我也砸断了龙须。出了什么事儿,有我在前头呢。”

    亭中只听得泉水滴滴答答声,两尊龙像各少了一边的龙须失了威严,表情变得有些怪异,看起来倒有些剑拔弩张的样子。

    双泉亭掷断龙须的事很快随着小蝶的大呼小叫传遍了整个皇宫。明皇自然是皱了半天眉头,一声不吭。能说什么呢?为了两尊石像,难道还要与一个小辈去较劲不成?

    朱芷凌听秦道元急奏此事,冷笑了几声,叮嘱道:“苍梧国乃是世交盟国,龙须事虽大,但当以国事为重,使团离国都之前,此事不宜再议,可先搁置。”

    碧海国的冬天并不长,太液国都在碧海国的南地,寒冷的日子前后加起来最多不过两个多月,所以抜寒之后没几天,其实湖边的野鸭子就已经纷纷耐不住寂寞下水衔草了。

    飞往苍梧国的鸽鹞早已将太子李重延上奏的书信传到了万桦帝都。温帝看了看,依然是放入了一个锦盒,在朝上只字未提。除了三万两黄金以外,一切都在计划之中,没什么出乎意料的内容。但他此时心中盘算的,是下一步棋该如何走。

    银泉公主替他毒死了慕云佑,他也把银泉公主送还给了碧海国。行凶之人只要不在苍梧国,他便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一点一点地掰碎慕云氏的势力。

    之前慑于慕云门阀的大臣中,其实也有不少人是迫于无奈,太师府一支独大,虽然慕云佐行事骄横,好歹还有他的哥哥慕云佑从中调和。如今慕云佑一死,朝臣有一大半都从慕云氏的门阀下作了猢狲散,一半是出于审时度势,另一半倒是因为再不能忍受慕云佐平日里目空无人的性子了。

    那些忍不住的大臣,就会来找温帝讨杯茶喝。

    说起来,这温帝即位后的这二十几年来,就只做了两件事。

    喝茶和下棋。

    </br>

    </br>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