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乱晋风云 > 章节目录 第五章 非君莫属

第五章 非君莫属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自己有能力改变这一切么?王兴没有把握。不知不觉之间,自己已经卷入了这个时代的动荡之中去了,原想安心做一个太平少爷的梦想显得越来越遥不可及,王兴不禁苦笑了一下,在其位,谋其政,谁让自己转世到了这么显赫的家族呢,不过,回想这些年的经历,至少自己的到来还是改变了一些历史,至于未来,无论如何,山河破裂、汉人流离的世界是他不愿意看到的,尽力而为吧。都是那个刘渊的出现,让他无端多了许多烦恼,正想得有些头痛之际,他已经走到了暂居的别院前。

    王兴信手推门而入,顿感眼前一亮,吕笙那张娇颜出现在了他眼里,无论什么时候,只要看到这张脸,王兴的心情总是会平静下来,外面的风雨再大,吕笙的眼睛总会像一个平静的港湾等着他归来。“你回来啦?”吕笙笑着迎了上来,“累不累?”“恩,有一点,又要应付那帮无聊的人,又要忙着想你,能不累吗?”王兴心情一放松,又忍不住嘴花花起来。吕笙出乎意料的没有驳他的话,早已被王兴锻炼得不为胡言胡语所动的她今日难得没有啐他,闻到王兴嘴里的酒气,她拉着王兴坐下,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柔声道:“有没有喝醉?要不要煮些姜汤喝?”王兴嘿嘿一笑,道:“本来没醉,刚才进屋一看到你就有些醉意了。

    ”吕笙脸上升起了红晕,她站到王兴的身后,为他轻轻捏起肩膀来,道:“真的吗?”王兴一口茶水差点喷了出来,吕笙这小妮子今天一点都不配合他的调戏,要是往日她肯定是一句“鬼才相信你,”今天居然问出“真的吗”,王兴不禁转头凑近吕笙的嘴唇嗅了嗅,奇怪道:“笙儿,是不是你才喝醉了?”吕笙哭笑不得道:“谁喝醉了?”“那怎么感觉你今天不太对劲啊,有些格外的……”“格外的什么?”“格外的……温柔。”吕笙脸色又红了一红,道:“对你温柔还不好?真是的。

    ”王兴道:“我胆子小,你没事装温柔会吓到我。”吕笙不禁气结,忍不住手上加力,使劲捏了他一把,王兴皮厚,权当深度按摩了,还舒服的哼哼了一声,他闭着眼睛,脑袋随着吕笙的拿捏摇来晃去,道:“那你是遇到什么高兴事了?”吕笙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双手环上王兴的脖子,在他耳边道:“其实呢,是因为你刚才叫谭波来问我有没有吃饭,让我很开心。”王兴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这年头讲究的是夫为妻纲,男人在外花天酒地都是天经地义的,哪像后世男女恋爱期间,男孩一天少一个电话都有可能引起滔天大浪。

    自己不过是在外应酬的时候想到了她,就让她如此感动,王兴反手将吕笙一把抱到身前,放在自己腿上坐好,道:“傻丫头,你是我在这世上最重要的人,不管我在什么地方,当然都会想你。”吕笙将头埋进王兴的胸口,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满足的恩了一声,二人就这样静静的坐在那里,一股甜蜜的气息慢慢弥漫开来。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兴觉得有些乏了,忍不住打了个呵欠,道:“笙儿,时辰不早了,睡觉吧。”吕笙闻言,突然心里一阵猛跳,她强压住紧张,轻声应到;“哦。

    ”王兴站了起来,发觉吕笙跟着站了起来,头却还埋在他胸前,他拍拍她的后背,道:“怎……”刚说了一个字,他猛然想到,似乎今天才是他们真正第一次真正的同眠,在赵王府里虽有几次同床共枕,都阴差阳错的没有发生什么,而从赵王府出来后,一路风餐露宿,都是吕笙的贴身丫鬟跟着她,和她一起睡,而今晚……想到所有阻挡他幸福大路的障碍都没有了,王兴不禁咕噜一声吞了一口唾沫,呼吸也有了些变化,吕笙贴在他身上,这些异动都一清二楚,当然知道王兴在想什么,心跳更是加快了。

    “那个……笙儿,我先去洗个澡。”“哦。”吕笙闻言只得离开了王兴的怀抱,头却还是低低的不敢看王兴的脸。王兴走了两步,回过头来,不怀好意的邪邪笑道:“要不我们一起洗白白吧?”“哦……好的。”原本以为脸皮薄的吕笙会一口拒绝,然后结果却让王兴不敢相信他的耳朵,吕笙居然答应了?王兴的要求虽然羞人,不过吕笙早就把心交给了王兴,对于要发生的事情也早已有了准备,所以也就不会抗拒王兴同浴的要求了,在她心里她早已把自己当成了王兴的妻子,而这些都是妻子应该做的。

    想到这里,吕笙抬起头来,道:“你等一等,我叫人去准备一下。”她原本白嫩的脸色此刻通红,眼中七分羞涩又似夹着三分期待的风韵让王兴看得一呆,他不禁呐呐道:“笙儿,你真美。”吕笙咬着嘴唇笑了一笑,就走出了房门。王兴在屋里背着手转来转去,跟即将上台领奖的选手一样,激动得心里嗷嗷直叫,等了老半天,才有人敲门进来,一看不是吕笙,是她的贴身丫鬟。“公子,请跟奴婢来。”小姑娘显然也知道将要发生的事情,虽然低着头貌似恭敬,但嘴角的一丝笑意却怎么都掩藏不住。

    王兴威严的嗯了一声,然后就甩开狼步跟在后面走了出去。晋人重视仪表,沐浴成风,官员三日成沐,五日成浴乃律例规定,尤其是在这些王侯之家,要洗澡还是很方便的。来到沐浴专用的汤室门前,丫鬟对里面禀报了一声,就推开房门,王兴抬步进去,待到丫鬟退出房门,他才绕过屏风,但见汤池已是热气蒸腾,而池边之人,正用手轻轻在水里划着,不是吕笙是谁。听到脚步声,吕笙转过身来,她身上已经换上了一件宽大的布衣,长发披散下来,若星辰般的眸子在微暗的天光里闪烁着,汤池里雾气蒸腾,萦绕其身,铅华尽去的吕笙浑若人间仙子,清丽无双。

    看到王兴呆呆的看着自己,吕笙展颜一笑,情郎那为之魂销的眼神比任何甜言蜜语都让她觉得满足,那笑意荡漾开去,让王兴只觉一阵眩晕。吕笙走近王兴身前,轻启朱唇:“我帮你宽衣。”腰带,长袍,发冠,吕笙一件件仔细的解除着,从来没有伺候过人的她动作略显生疏,却做得认真无比,当王兴的身体渐渐裸露出来,她用微颤的手拉着王兴进入汤池,然后便脱去了自己身上的布衣,迅速的钻进了水里,脸上已经红到了耳根。这汤池十分宽敞,蜀王府的东西果然富贵气派,水是从别处烧热源源不断的引到此间,又缓缓流了出去,仿佛一股活水。

    而此刻,汤池里除了细微的水声就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王兴盯着吕笙的脸,吕笙盯着面前的水,二人都似入定了一般。过了良久,只听哗啦一声水声,吕笙一惊,水里的小手已经被一把抓住,王兴轻轻一带,吕笙就已经被他抱入怀里。他贪婪的嗅着怀里玉人的头发,生性爱洁的吕笙头发里带着一股皂角的清香,让他迷醉不已。王兴的手开始不安分的游动起来,他缓缓滑过吕笙光滑的大腿,盈盈一握的腰身,挺拔饱满的胸脯,优美的锁骨,直到她细巧晶莹的耳垂。

    可怜吕笙被他的手经过的地方都如同电流流过一般,最后那只手停留在了她的脸颊,轻轻的扳动她的脑袋侧了过去,而迎接她的是一双火热的嘴唇。这等迤逦的场景之下,一番深吻让二人都不禁异常qing动,王兴到底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几经厮摩,身下早已蓄势待发,身子紧紧相靠的吕笙怎会不知,意乱情迷之中她还是羞怯大过了其他,她浑身无力的靠在了王兴肩上,呢喃道:“别、别在这里好吗?”王兴闻言想想也是,这辈子的第一次就进行水下作战这种高难度作业的确是不太妥当,他强压住冲动,不再挑逗吕笙,开始为早已浑身绵软无力的吕笙清洗起身子来。

    好不容易结束了洗浴,王兴早已不耐,他以比脱衣时快了不止十倍的速度穿好了衣服,那边吕笙才刚刚擦拭好身子,王兴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用宽大的粗布巾一下将吕笙包成了个布娃娃,他笑道:“反正一会儿还要脱,别穿了。”说完王兴将美人抱在怀里就往门口走去,吕笙大羞,急道:“放我下来,被人看到多不好。”王兴将手指放在唇上作了个禁声的动作,打开房门看了看,就大刺刺的走了出去,门外除了守候的丫鬟以外就再无他人了,丫鬟跟吕笙打了个照面,二人都是惊呼一声,吕笙更是羞恼不堪,使劲掐了王兴一把,王兴嘿嘿一笑,三步两步就窜回了居室,留下丫鬟在后面吃吃的笑。

    ……吕笙迷离的眼光中,那张她熟悉的脸庞越来越近,只是这张脸已经稚气不再,显得成熟而英伟,吕笙的手扣在他的肩上,感受着它的宽广和有力,一种可以让她依靠的感觉油然而生。“兴郎,说你要我……”“我要你。”“嗯……今生今世,非君莫属。”烛芯毕剥的跳动了一下,帐里的两个身影也跟着摇动起来……。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