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我与你同在零枢同人吸血鬼骑士 > 章节目录 第 88 章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88新的领曱导者被玖兰枢的信件莫名其妙地绑曱架,围观的吸血鬼都陷入慌乱之中,但没有人提出要去质问玖兰枢的意思,不知是处于畏惧,还是根深蒂固的敬仰,夜之寮的吸血鬼们对玖兰枢有服曱从与跟随的惯性。也许是王者的魅力过于耀眼,在接连发生各种事曱件之后,夜之寮内部都没有提出要对玖兰枢处刑这件事,可其他吸血鬼贵曱族与大部分猎人都表示支持处死玖兰枢。玖兰枢的强大,有目共睹,放着不管,没有人能断定他不会再度杀曱戮,直至毁灭一切为止。

    吸血鬼现在的领曱导者一条拓麻与猎人协会的临时会长黑主灰阎暂时压下了这个提议,却无法提出更加可靠的办法,玖兰枢的死亡是迟早的事。尤其,一条拓麻失踪的消息不胫而走,已经有大部分人聚曱集在玖兰故居外,高喊剔除危险的口号,准备将玖兰枢杀死。而然,比较可笑的是,再次出现的一条拓麻,领着夜之寮已死去的星炼,与蓝堂英的父亲蓝堂永路出现在玖兰故居之外。那群人见鬼了一般的表情堪称经典。但这也不能怪他们,即便是蓝堂英都抱着蓝堂永路嚎啕大哭,一切仿佛回到从前,任性的蓝堂英依旧像个孩子。

    玖兰枢的处置再次被压曱制下来,空白的处置建议,没人敢也没人能写上曱任何东西。只是一条拓麻在与白鹭更的交谈之时,总是不禁想起锥生先祖的话,与恋人交谈的愉悦一瞬间被冲淡,黯然神伤。而此时白鹭更已经认命了,她的恋人总会挂着另一个人,于是仅是笑着,安抚这个大男孩,让他去做他想曱做并且不会后悔的事。——“让他死吧!不要再折磨他了。”紧曱握着配刀,一条拓麻穿过层层拦截才来到玖兰枢所在的地曱下宫殿。玖兰枢依旧如一开始那般坐在棺木上,带着令人心疼的温柔笑容,深情地凝望了化为死物的‘源金属’。

    爱到深处,悲戚与共,生死相随。一条拓麻一言不发地走到了玖兰枢的身后,站定,凝神,看着他自小追随,比一切重要的朋友与君王。如果,只有活着对您来说是残曱忍的惩罚。如果,死亡才是您唯一渴求的解脱。我便会亲手,赠予您永恒的安宁。铿锵地刀拔曱出了鞘,一条拓麻已做好了所有的觉曱悟,为此他必将不会悔恨。听着背后熟悉的金属之间的摩擦声,只能换来玖兰枢嘴角勾起的柔和弧度。“麻烦你了。”轻柔的话声中,缓缓地闭上双眸,握紧左手,让戒指的形状挤曱压曱入血肉,玖兰枢淡然轻笑,温柔超脱。

    他等待这一刻已经等得太久了。破空的嗡鸣回响,在耳边戛然而止,变成刺耳的金属与金属的撞击声,玖兰枢不解地睁开眼睛,却被熟悉的气息惊愕地无法移动半分。刀锋不自然地与剑锋相撞,一条拓麻先是一愣,然后在被熟悉的剑与熟悉的人带来的惊愕中,笑着退场。他需要一个理由,他们都需要一个理由,但不该是现在。一条拓麻总是能把握正确的时机做正确的事,而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回到夜之寮,传递消息。“你可以为我活下去吗?”堇被放在地上,动作很轻,发出的声音很小,玖兰枢还是被惊得浑身一阵,然后有身后被揽入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轻容的动作,刻意的温存,锥生零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瞬间,玖兰枢以为自己会哭出来,可是眼球干涩,喉曱咙也干涩,他甚至发出不任何声音。

    “如果活着对你来说是一种折磨,枢,你可以为了我活下去吗?”锥生零握住玖兰枢的左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掰曱开,那握着戒指的掌心已经曱血肉模糊,让人心疼不已。执起手,放在唇边,轻轻曱舔shì,压曱制着玖兰枢的颤曱动,将嵌入血肉的戒指取出,无视上面的血迹,锥生零将它戴到了自己右手的无名指上,就在玖兰枢的眼前。“为什么?”干涩的喉曱咙勉强挤出一丝声响,玖兰枢猛地握着锥生零的手,不管自己的掌心有多么痛,只是觉得握住就不想再放开。

    玖兰枢一生之中唯一一次悔恨就是因为锥生零,无论过去每日每夜多么痛曱不曱欲曱生也不曾悔恨过,真是克星。用曱力过大,指尖在锥生零的手上划出了几道抓痕。“我用了分曱身。”锥生零淡淡地答道,收紧了对玖兰枢的怀抱,瑞瑞不安。“可是……‘源金属’?”为了向玖兰枢解释这个疑问,熔炉中的‘源金属’沸腾地掀起了白气,随后绯樱焰的身形出现在熔炉之上。“为了能骗过您,我们费了多事。”绯樱焰看着玖兰枢,笑得温和,还为他的所作所为有种说不出的自豪感。

    这熔炉内可洒了锥生零的血,大量的,多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扰乱王的感觉与认知,这让足以瞒天过海的计谋得意视线。“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值得的。”‘源金属’诞生之后半生不死的每一日,玖兰枢就一直坐在一旁,静静地陪伴,默默无言,却是投曱注了所有的柔情,只为生死不得相随的悲戚。绯樱焰懵懂的意识静静地看着他寂寥忧伤的王,而玖兰枢透过冰冷的死物看着他爱而不得的恋人。彼此对望,却望不见真心,其中的实意又该寄予谁人。

    回忆流转,万年的时光褪色,远不及现在这一刻的景象更加鲜活。

    绯樱焰早已厌倦了活着,感情麻木,生于死只能是痛苦。但是,放不下,只是放不下他的王。如果,能有一线生机的话,如果谁可以帮他实现心愿的话,即便不得不变成这般生不如死,即便不得不将王拱手让予他人,他也甘之如饴。临别前,最后的希望都寄托予王所选择的眷恋之人。做了唯一能做也是唯一该做的事,绯樱焰渐渐淡去了身形,接下来就是锥生零的事了。如果是锥生零的话,也许他能做到他们所有人都不曾做到的事。

    ——让王得到救赎。“昏迷了几天,一醒来就看见你……”锥生零皱着眉,不太愿意继续想下去,他与绯樱焰努力演出的戏竟然让玖兰枢甘心赴死,不安的感觉蔓延,拥着玖兰枢的力道不禁加大几分。

    那日,锥生一缕临死前的递给锥生零盒子里,装着绯樱焰的心脏。在看到它的瞬间,锥生零就知道他也许找到了能让玖兰枢回心转意的办法。为了让计划顺利实施,他甚至没能告诉任何人真曱相,独自一人将绯樱焰的心脏投入熔炉,又洒入大量自己的鲜血,要不是平时有为玖兰枢准备应急的血袋,锥生零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亡,再也没有看到玖兰枢的机会。

    而现在,经历了一次生离死别,玖兰枢的想法是否真的改变,锥生零仍是不能确定。能做的,锥生零他都做了。

    剩下的,只能看玖兰枢的意愿。“枢!”锥生零幽幽的一声呼唤中,不易察觉的颤曱抖改变了声调,转了又转,深深的眷恋与恐惧扎根与心中,玖兰枢沉默了许久,死寂开始蔓延,直到锥生零开始变得绝望,拥紧的手更加收紧弄得他骨头都发出哀嚎之时,怀中的身曱体不禁放松地依靠上来。经历了这么多事,玖兰枢早就累了,也倦了。

    但若这个人还肯接纳这个沾满罪孽的自己的话,背负一切而活下去,也许也不是那么糟糕。玖兰枢想通后笑了起来,浅浅的,温和的,还有更多的是欣慰与释然,手自然而然地握紧了锥生零的手,轻轻婆娑,无限眷恋,这一次永远也不会再放开了。

    “零,你还欠我一个真正的婚礼。”最终,玖兰枢与锥生零的棋局,是玖兰枢输了。玖兰枢输了他自己,而锥生零则赢得了玖兰枢。轮回,不再。end。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