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情感天枰 > 章节目录 舍身相救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同一时间,孟轩正要收拾东西下班,却接到了程少卓的电话。“轩,我进入了那人的主机,嘿嘿,你猜那人是谁?”“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别跟我卖关子。”“喂,你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我拒绝回答。”“你不说我挂电话了。”“你挂啊,你挂了我让你后悔一辈子。”“你到底说还是不说。”孟轩有些不耐烦。“何瑞希。”“什么?”孟轩的声音大得连自己都震惊,没走的同事纷纷扭过头来看他,孟轩懊恼的去关门。“拜托,你能不能小声点,耳膜都被你震破了……”“还杳到什么?”“她是e报社的值班编辑,帖子的最初也是从她电脑上传的,我估计文章也是她写的,我说呢,谁能把一则丑闻写得弈弈生辉,原来是她……噢对了,那则新闻现在正上演着上传与删除的撕杀,不过这次是在‘枫园小区’附近的‘休闲’网吧……”“妈的,你怎么不早说……”孟轩抓起车钥匙就往外冲,一路也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赶到‘休闲’网吧时围观的人三三两两的边讨论边散去,孟轩抓住一个中年妇女。

    “你好,请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什么事?网吧里斗殴呗。”其实这种事在网吧见得多了,人们见怪不怪,也就把它当成一般的打架斗殴。“有没有人受伤。”“怎么没有,听说七八个个打一个能不受伤吗?后来有个女的冲进去,也受伤了,被110送往医院……”“谢谢。”孟轩驱车赶往最近的区医院,握着方向盘的手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心里默默的祈祷何瑞希你赞成不要有事,因为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赌车很严重,所以孟轩几乎和萧思微到达医院。

    “小姐你好,请问何瑞希的病房在哪?”孟轩边喘气边问台前的医务员。“先生您稍等,我帮你查一下。”大约过了一分钟,“先生,我们医院没有您要找的人。”“没有?”难道不是来这个医院?孟轩困惑想,一个转身和刚从门口冲进来的人撞在一起。“对不起。”孟轩道歉,但那撞他的女人根本不理他,越过他两只手撑在前台接待的石桌上喘气,倒是跟在她后面的男子歉意的对孟轩笑笑。“请问五木的病房……不,是林森,林森的病房在哪里。”正要走的孟轩因这句话顿住了脚步,猛的回头,“萧思微?”萧思微瞥了孟轩一眼,愣了两秒钟后跳了起来,冷笑,“我说是谁呢,怎么,人没死追杀到医院来了?”孟轩无视她的仇恨,抓着她肩膀摇晃,“告诉我,瑞希在哪?她怎么样了?”萧思微奋力的挣脱孟轩双手,“别在这时假惺惺猫哭耗子,”萧思微指着他鼻子喊,“孟轩,你给我听着,现在人躺在医院里生死末卜,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小姐这里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好吗?您要找的病人人在c栋531房。”台前小姐笑着对萧思微说。“谢谢,对不起。”萧思微看了不看孟轩就向左侧走去,孟轩正想跟过去被身后的男子拉住。“希希没事,而且她人不在医院。”“那她……”孟轩正想问她人在哪时手机响了,何家乐也没作停留,跑了两步赶上了萧思微。“陈叔,有什么事吗?”“孟轩,出事啦,我们暗中调查发现程杰瞒着那帮老头在参和这件事。”“你不是去北方出差了吗?”“他手下的混混多着呢,现在最主要的是他们掠走了童桐小姐……”“桐桐?怎么扯到她那了?”“我也正纳闷,她是在那个记者家门口被带走的,难道童小姐认识那位记者?”“他们把童桐带到哪了?”“我们的人追出去了,可追不上,只知道是往南城效区那一带去了。

    ”“好,我这就过去,陈叔,你能不能加派几个兄弟那去一带帮找找,桐桐不能有事。”“我现在就去办。”孟轩本想去看看林森,顺便问一下何瑞希在哪,可童桐现在有危险,他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开车往南郊区。在车上给程杰打电话,可手机关机,给啤酒打,他说如果程杰是关机的话他也没法联系上他,孟轩狠狠的手机摔在座位上,心乱如麻,他想不到事情会发展到这样子,如果知道是这样,他宁可去做牢。何瑞希到**桥头刚好是八点,比预定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冬天本来天就黑得早,此时的天完全的黑下不了。

    何瑞希感到一阵的害怕,这一带很荒凉,连大部分路灯都坏掉了,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冲动,一个女子那么晚了来这,别说救人了连自己都自身难保。何瑞希想到时这在点打退堂鼓了,可想到童桐的叫声,她的心不由得又痛起来,既然都来了,那就听天由命吧。何瑞希掏出手机,“喂,你们在哪?我已经到了。”“呵呵,看来何小姐不但守时,还很积极,那好,你往右边的那条小路走进来,大概二百米就看见我们了。”何瑞希借着昏暗的灯光,果然看见在自己的右边有一条小路,弯弯曲曲的不知通向哪里,路的两边杂草丛生,何瑞希深吸口气往那条路走去,毕竟做记者那么多年,胆量多多少少还是有点的。

    小路虽弯曲倒也平坦,借着南北立交桥射过来的灯光,何瑞希往里走大概二百多米,看见前面有一间破旧的茅房,样子好像摇摇欲坠,里面透着火光还的嘻笑声,何瑞希估计他们应该就在那,背后不由得开始冒冷汗,掏出手机正要拨110,忽然就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叫,一听就知道是童桐的声音,何瑞希心里一惊就往进冲,电话也忘了拔出。何瑞希重重的推门进去,里面的声音嘎然而止,七八双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她,何瑞希扫视了一周,单桐缩在屋子的角落里,虽然衣服还完好,但外套却被扯了下来,三个男人蹲在她面前乱摸,其中一个已经把手伸进了衣服,童桐的嘴巴已经被塞上一团布,看见何瑞希猛的眨眼睛,预示她快点跑。

    何瑞希顿时感到一阵愤怒,走过去狠狠的推开那三个男人,“你们这算什么?不是说好不伤害她吗?”其中一个样了很猥琐的男人哈哈大笑,“小姐,你真是太天真了,小混混的话你也信?”“你们……”何瑞希气得说不出话来。“怪只怪你这朋友长得太漂亮了,妈的,老子活到现在还没玩过这么漂亮的妞呢,你们俩要是把我们兄弟伺候好了,什么都好说。”猥琐男说完四围响起一片轻浮的笑声,何瑞希虽然心里发毛,但表面却不露声色,冷笑道,“别忘了我是个记者,我劝你们还是把我们放了,我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要不然……或许你们现在得逞,但我发誓以后决不放过你们。

    ”“记者?我好怕噢。兄弟们,有没有玩过记者?”“没有。”四周一片起哄声。“那好,今天大哥把这记者赏给你们了,哈哈……”那猥琐男说完向童桐扑过来,同时站在何瑞希旁边的那两个男的也向她扑了过来,何瑞希心想,这下完了,忽然门被“轰”的踢开。“贱种。”候健手里一根木棍走了进来,“原来是一窝的垃圾败类。”猥琐男放开童桐,窜到何瑞希面前,狠狠的给她一个巴掌,“妈的,叫你别带人,你竟敢耍我。”候健见何瑞希被打冲了过来,可中途却被拦住了,“好,今天我不给你们一点教训我就不姓候。

    ”其实候健的另一个身份是一家顶级俱乐部的抬拳道教练,虽然面对七个小混混没有胜算的把握,但也不至于太吃亏。那帮人知道候健不是个简单的银角色,因此全部的人都上了,把他一个人团团围住。打得一片混乱,何瑞希看着也帮不上忙,走过去扶起童桐。“你没事吧?”单桐摇摇头,泪水就掉了下来,“小东西,你不应该来的……”“别说那么多,我们快点走。”何瑞希打断了她的话,拾起地上的外套拉着她往门口走。“想走没那么容易。”她们刚走到门口,被眼尖的猥琐男赌住了,何瑞希拉着童桐退后了两步,忽然猥琐男背后就被人踹了一脚,踉跄了几步面朝下重重的摔在地上,同时冲起来了五个人,最后一个是孟轩。

    童桐看见孟轩扑了过去,抱着他全身发抖,“轩……”“童桐你有没事事?”孟轩担心的上下打量着童桐,然后越过童桐看向何端希,何瑞希把脸偏过一边。也许那帮小混混看着大势已去,所以想来个同归于尽,竟狠狠的踢着茅房正中央唯一的顶柱,顿时茅草从上面“哗啦啦”的往下掉。说时迟那时快,随着那根顶柱被踹倒,上面横着的脊梁也跟着往下砸,而何瑞希就站在那根脊梁的中间。“希希小心。”候健在旁边斯心裂肺的叫。何瑞希脑子里一片空白,人就跌坐地地上,回头一看,整个心脏好像都停止了跳动,童桐倒在血泊中,有点腐朽的脊梁还横在她的背上。

    “桐桐……”何瑞希歇斯底里的扑上去,搬开梁木,抱住她的头。“桐桐,你怎么样了……你不会有事的……桐桐,你怎么这么傻?”血从童桐的头上嘴角往外流,混和着何瑞希的泪。“瑞希你让开,我们送她去医院。”孟轩起童桐,“桐桐,你坚持一下,你会没事的……”孟轩的声音有些哽咽。“不……”童桐忽然睁天眼睛,虚弱的拉着何瑞希的手,“我要和小东西说几句话……”“你不好说话,等你好了想说多少就说多少。”“我要现在说,我,我怕我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你说,我在听。”何瑞希把脸贴在童桐的脸上,泣不成声。“小东西,小南山的事不是轩做的,他,他一直想尽办法要保护那片山茶花……你要相信他……”“你知道……我相信,求求你别说了,我们就送你去医院。”“还有,轩……他,在等你……一直,我也很想很想……”童桐的声音越来越弱,最后什么也听不见。“桐桐……”,,,。: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