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西妃 > 章节目录 十九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十九伮铎皇宫里的俘虏,无一不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我,我知道军事机密意外的消息向来流传得很快,军队也是个孕育流言蜚语的地方。他们应该已经知道,我是杀害国王的侩子手。他们看碎的眼神格外复杂,但可以看得出崇拜和渴望远远大于对他背叛国家的怨恨。原来碎是伮铎王国的王族成员,已故国王的第一皇子,皇位第一继承人。他在刚成年的时候就离开了伮铎王国,出于对伮铎王国腐败朝政的不满,出于对国王的失望,出于自身的叛逆性格,出于对未来所必须面对的理智抉择。

    而克洛帝亚征服的野心和强大的实力,深深吸引住了他,于是他选择了和自己祖国的对抗,征服了这个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国家。可是,他却没有亲自动手处决国王。是为人子的道德吧,至少在他的意识之中,我已经成为了他冠冕堂皇的杀父仇人,虽然他不太可能会找我寻仇,我所做的一切毕竟是在他的唆使之下。我已经不清楚该用什么基准来评定碎,他究竟是个好人还是坏人。伮铎王国已经不存在了,你们也别妄想我会重建王国,现在我们都是克洛帝亚的子民,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听明白了吗?碎当着所有俘虏的面宣布了这一消息,俘虏们的表情格外冷静,甚至还有些雀跃,看不出半丝忧伤。

    克洛帝亚军部高层,拜洛殿下,他们一早就知道你的身份对不对?我还是忍不住问出了这句话。从我参军的第一天起他们就知道。碎晃着酒杯里的红酒,眼睛透过红色的液体直直地盯着我。他们就不怕你中途变卦,反而背叛他们吗?这有什么好怕的,如果我有能力背叛他们,对他们来说反而是件好事,至少能证明他们培养人才的能力有多么不可小觑,还有他们容纳敌人的胸襟有多么宽广;况且你知道吗,克洛帝亚军里不知道有多少其余星球、王国、政权的继承人,要么像我这样,在国家被毁灭之前就加入,要么就是在国家被毁灭之后再加入。

    碎站起来,高高举起酒杯:克洛帝亚无所畏惧,只要谁有能力推翻他,谁就是最强的强者,他或许就会臣服于那方,每个参军的人都被赋予了这样的权利,只要你觉得自己够强大,随时随地可以带人挑战克洛帝亚;不过目前看来,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做到,因为我们正是折服于克洛帝亚的野心和力量,才会一直呆在军队里四处战斗,哪怕率先领命去毁灭自己的祖国,克洛帝亚至今仍让我们着迷,如此不可一世的高贵。一群迫害亲族的战争狂,有什么值得令人臣服的地方;容纳敌人,容纳到不经过正规程序肆意屠杀吗,可笑。

    我在心中默默想着,不屑于碎一脸自我陶醉的表情。他们知道你的身份还派你来,真是……等一下,难道说……这次的胜利,是你和伮铎内部的人里应外合才……可是为什么要等到现在才动手呢?里应外合的话应该……我突然想到了些什么,自言自语起来。我们要的是结果,不需要过程,赢了就好了,还想这么多干什么,女人就是麻烦,胡思乱想!碎一脸不耐烦地打断我。你该不会也是什么国家的继承人吧,艾瑟斯……殿下?我白了碎一眼,将目标转移到了闲在一旁一言不发的艾瑟斯身上。

    艾瑟斯眯着细长的眼睛笑了一下:亲爱的,你希望我是吗?你如果希望我是,那我就是,如果不希望我是,那我就不是吧。无聊。我后悔把话题转移到这个毫无营养的男人身上了。喝完酒杯里的最后一滴酒,碎命令留下两个骑士团的人暂且驻守伮铎皇宫,等待克洛帝亚上层派人来接管,其余人立刻返回巴尔达克斯坦待命。短短没几天,一个坚守了这么久的国家就成为了另一个国家的附属品。这绝对是个极大的讽刺。克洛帝亚有强大到这种地步吗?其余侵略者无论如何都攻克不下来的城池,被我们几乎不废一兵一卒就拿下了。

    有碎他们的果断决策是没错,但让我困惑的始终是那层防护膜,问题一定出在防护膜上,我们的胜算也在防护膜上。我的血,沾到防护膜,消失……到底哪里不对劲,哪里有问题,我只能暂时有这样的感觉,却找不到答案的方向。刚下战斗机,迎接碎的就是拜洛狠命的一拳。你居然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把她带上战场!其余人自动退散,就剩下我、艾瑟斯和夜泣在一旁看着低吼的拜洛紧紧抓住碎的衣领。为什么不行?她既然参军了,就必须得积累一些实战经验不是吗?碎一脸无辜地望着拜洛。

    她是近卫团的成员,近卫团的职责就是保护我,你这样不经过我或者夜泣的许可就擅自带走她,严重越权了,你知道吗!拜洛狠狠地松开了碎的领口。只要有利于战争的胜利,不论是谁都可以带上战场,我的拜洛大人,不要被你的英雄救美主义弄昏头了!况且这次的胜利,关键就是西妃,要是没有她,我还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攻下伮铎呢,那层该死的膜,你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冷静点吧,别那么激动!碎的言语完全表现不出他与拜洛的上下级关系,他们就像在争吵的一对兄弟。

    是谁告诉你西妃是胜利的关键,她怎么可能……碎用食指点住了拜洛的嘴唇:男人的第六感……其实你是在担心我会把她怎么样吧?碎看了我一眼,突然邪邪地笑着。我才没有……我只是……拜洛低下了头,说话的语气俨然像个孩子。放心,以后我都不会碰她了,具体是什么原因嘛,你就别管了;总之一句话,我和西妃小姐和好了,以前的不愉快一笔勾销,今后也不会让类似的不愉快发生,我们从今往后就是……战友,朋友,如果她非要爱上我让我做她的男人,我也不会拒绝的,哈哈。

    在碎的狼爪快要搭上我肩膀的时候,被艾瑟斯轻轻地挡开了。我一时实在很难适应碎对我忽冷忽热的态度,想起他当初满眼的无耻欲望,想起我砍下他父亲头颅时的冷血目光,想起他和我闲聊时的漫不经心,以及此刻的亲密调侃。你要防着的人是这位……这么明显你不会看不出来吧?碎别有意味地指了指艾瑟斯,他可是把你的西妃……姐姐看光摸遍了哦,哈哈哈哈哈。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让我对碎迎面挥拳而去,结果被他躲开了,然后转身一个侧踢,依旧是无效。

    碎的身手很不错,至少跟拜洛不相上下。我不太愿意去看拜洛此刻的表情,我也不太乐意此刻去解释些什么,因为有些事往往越描越黑。果然在近卫团呆久了,就不会像个典型的女人那样动不动就甩人耳光了,懂得用拳□□加了哦,有进步有进步!碎边笑边躲开我的攻击。你不要乱说,碎,我可没把我的血瞳女神看光摸遍,我只摸了她的上半身,还有下半身呢,女神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亵渎的,会遭到天谴的;况且我才刚升职,你可别在拜洛大人面前挑拨是非,让他降我的职,我还想找机会让他疼爱一下我呢。

    艾瑟斯竟然不顾我的杀人眼光,很坦然很自在地说着这些让我羞愧到死的话,还特地对着我加了一句话,前提是要是你同意的话,你如果非要独占我,那我就不去勾引拜洛大人了哦,亲爱的。你敢!拜洛怎么可以交给你这种人……我下意识地捂住了嘴巴。你们都给我适可而止吧,不准再调戏我的部下了!夜泣,我总算等到他的反应了。虽然他这次反应得实在有些迟钝,但我还是要谢谢他打破这个僵局。全都回去吧,你们辛苦了,我会向上层为你们请功的,具体作战过程稍后再谈,这次你们的功劳可不小。

    拜洛的语气毫无温度,很平和。没有人愿意在广场上被当众围观,不知道又有多少第七战部的人会在某个角落看着此刻正在上演的好戏。拜洛故意拖慢了脚步,轻轻地问了我一句:你真的没有被艾瑟斯……没有!我对他的疑问有些失望,他不相信我吗?那就好,好好休息吧。心底,忽然有些空荡的感觉,触及不到的寒温,有丝冰凉。三天后,哈顿雷少将带来了克洛帝亚上层下达的嘉奖令,并且宣布:帝国军部最高统帅霍克托尔克洛帝亚元帅——也就是克洛帝亚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第一王子将于五日之内亲自前来第七战部慰问此次伮铎之战的所有作战成员。

    所有人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都集体呆住了,然后转为异常兴奋。素来只有各战部的最高指挥官才有机会见到霍克托尔王子,这次居然能屈身前来第七战部,可见伮铎这场战争的重要意义。我的脑海中完全没有霍克托尔这个名字的存在,第一王子,那就应该是我最大的哥哥了吧,这次见到他,他能认出我吗,我还能认出他吗?为什么我原本以为可以远离皇族的生活,却渐渐与皇族有了牵系,先是斯迪克斯,再是这次的霍克托尔,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对了,我忘了,你已经不在了,不在很久了……第五天,悬浮宫前,红得堂皇非凡的地毯,在中心湖碧蓝湖水和周围葱绿草地的映衬下,格外耀眼。

    虚荣,尽管铺上红地毯是种礼节,可我总是对这种礼节十分感冒,尤其是那耀眼的红色,感觉会时不时勾起我的某些不堪的回忆。被要求排在最前列,就因为我参加了那场战争;还被要求穿着女式军装,那条超短裙实在让我很郁闷,稍稍一弯腰都有随时走光的可能。夹紧双腿站在日光下,今天的天气甚至有些闷热,我只知道此刻背上已经湿透了。我们站在广场上足足等了三个小时,泡着日光浴。霍克托尔王子,终于到了,一身华丽的白色军装,胸前一时难以数清的徽章闪闪发亮,还披着一条鹅白的披风,内里也是红色,鲜红得张扬。

    这就是大皇兄吗,与哈顿将军一样拥有一张温文沉稳的脸,精致出众得无可挑剔,位处高端,眼神却清纯得一如未经人事的少年,完全看不出丝毫驰骋军界、政界多年的精明干练,一双会笑的眼睛,让人感觉不到任何的骄傲和不可一世。就是他,策划着一场又一场攻城略池的战争,一个国家的衰亡只在他的一念之间,战无不克的克洛帝亚军引以为傲的最高统领,克洛帝亚皇帝最中意的皇子,或许也是将我驱逐出皇宫的皇族之一。我对这张成熟帅气的脸庞毫无印象,如果不是记得自己的身份,我想作为一个普通女人,我也会喜欢上他吧。

    后勤部的美女们纷纷要求在霍克托尔王子到来这天进入第七战部打杂处理内务,结果统统被哈顿将军谢绝了。他说了一句话,让我从此成为了后勤部美女的公敌:第七战部只需要一个女人就够了,西妃小姐为这次战争作出的努力让我们很骄傲。哼,我根本就不稀罕见到眼前这位大众的梦中情人,我甚至不想见到他,因为怕被他认出来。我的平静生活已经在参军的那天被打破了,我不希望自己未来的日子只剩下重重波折。该死的,他居然要和我们此次所有参战的人一一握手!我的心中狠狠地咯噔了一下。

    把军帽压低,压到最低,压到我几乎看不见前方的任何物体。直到有只戴着雪白手套的手伸到我面前,我可以预想到如果我不抬起头的话,那只手很可能会伸过来勾起我的下巴。微微抬起头,右手行过军礼,并且迅速轻碰了一下霍克托尔王子的手,收回,垂在身边。一切很快,干脆利落,我觉得这很符合一个军人的速度。第七战部第一战线组,一直以来都是克洛帝亚军精英中的精英,无论人员如何变动,能够加入进来的都是所有人中最优秀的;据说这次立下头等功的,是位美丽的小姐,想必就是你了吧,在男人堆中出类拔萃的佳人,能告诉我你的芳名吗?霍克托尔的声音温柔到了极致,即便有人和他争吵,也会为他的声音迷醉吧。

    佩罗尔,西妃……佩罗尔……姓氏我可以大大方方响亮地喊出来,可名字却只能咽在喉头,轻微地让人几乎无法察觉,因为我从来都只是叫西妃,没改过这个名字。西妃啊……好特别的名字……特别到让人无法忘怀呢!霍克托尔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小声,但足以让我听清楚。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眼中毫无波澜,平静如一江秋水。继续保持微笑的他,竟然轻轻抬起我的手,行了一个吻手礼。我惊讶地看着他离开我的视线,手悬在半空中竟一时忘了放下来,惹得身边的碎偷笑了半天。

    很荣幸见到您,元帅阁下。身后传来了拜洛的声音。叫我霍克托尔就好了,元帅这样的字眼不管在什么场合都会让气氛变得格外严肃,不是吗?请不要把我当成巡察军务的高官,而只把我当成一个普通前来道贺的克洛帝亚市民好吗,拜洛骑士长,以及在场的各位?霍克托尔短短的几句话,顿时赢得了众人的赞赏。属下惶恐,恭敬不如从命,霍克托尔殿下。拜洛在军队里的这些日子,把官场上的客套话也学得□□不离十了。一道银光闪过,斯迪克斯,握着他的佩刀,从人群中一跳而出,直直冲向霍克托尔;佩刀凛冽的银光晃过众人的眼睛,随着斯迪克斯的身影飞一般地射向这位大王子。

    霍克托尔也不是省油的灯,以极其敏锐的速度避过斯迪克斯的攻击,抽出腰间的长剑,一个转身,与斯迪克斯的佩刀“铿锵”一下狠狠地撞击在一起。斯迪你干什么,住手!哈顿将军急忙对着斯迪克斯大吼了一声。霍克托尔的近卫军,以及现场所有的持枪护卫,纷纷将枪口对准了斯迪克斯。斯迪克斯骑士长,你的行为无疑是谋反,是叛乱,马上放下武器!……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没变啊,动不动就要跟我动手,我们的实力向来都是平分秋色的,事到如今还是分不出高低呢。

    霍克托尔缓缓地收回手中的剑,依旧微笑着看着斯迪克斯。看来你宝刀未老嘛,我还以为你早就在政治场上放纵自己,变得身手迟钝,大腹便便了呢。斯迪克斯也收回了佩刀,对着霍克托尔上下打量了一番。我不过比你大七岁而已,没必要动不动就把老这个字扣在我头上吧。霍克托尔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拥了一下斯迪克斯。从小到大,所有亲族之中,只有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你就不怕被惩罚吗?你要舍得惩罚我,早在我离家出走之前就该惩罚了,不是吗,霍克托尔皇兄?现场顿时一片寂静。

    这些日子你去哪儿了?我以为你只是单纯地出去透透气而已,没想到一走就是这么久,你到过哪儿,做过什么事,有兴趣和我聊聊吗?霍克托尔挥挥手,要所有武装人员统统退下。哦,对了,忘记和在座的各位介绍一下,我的第十皇弟,斯迪克斯克洛帝亚,虽然我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出现在这里,并且成为一名骑士长,但刚刚所发生的不过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一点小玩笑,很抱歉给各位添乱了。霍克托尔环顾了一下四周的人群,用骄傲甚至充满溺爱的口吻介绍着斯迪克斯。

    他和我不一样,原来他是自己跑到尔斯行星上的,而我是被放逐。他和我不一样,原来他从来都没有失去过记忆,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回忆,而我的记忆早已支离破碎。他和我不一样,原来他还有个出类拔萃的哥哥记着他,并且以他为傲,兄弟之间开着兄弟之间才有的玩笑,而似乎没有人记得我。他和我不一样,他可以在离家出走之后,获得家人的原谅重返家园,而我渴望有一方可以容纳我的土地,却时时刻刻不得安宁,更不用说回家了。我心中涌起的,没有悲伤,却是异样的愤怒,没有人能简单抚平的这股怒气。

    冷冷地看着在众人面前上演兄弟之情的霍克托尔和斯迪克斯,我一而再再而三地深呼吸着;我知道这怒气的来源,不屑,不公,以及嫉妒。所有人跟随着闪光的兄弟二人,纷纷走进宴会厅。我看到斯迪克斯偶尔回头注视我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到艾瑟斯沉默许久但无法忽视的狡黠眼神,看到拜洛侧过的脸庞不安的眼神。日头似乎越来越毒,我站在原地未曾移动过一步,脑海中嗡嗡一片混乱,眼前万物都在旋转,胸口闷得无法呼吸……中暑了吗?这种时候竟然……我昏昏沉沉地走向广场的中心湖,那片透明的蔚蓝色引诱着我一步步靠近它,放任自己的身体直直向前倾,猛地一下跌入了湖水之中。

    是谁在呼唤我?是你吗?湖水异常冰凉,凉到有些刺骨,刺醒了依旧昏沉的我。我从来都不记得自己有学过游泳,此时此刻飘荡在湖水之中,没有窒息般的痛苦,只有种将要超脱的快感。你是谁?赫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张美丽的脸庞,一张美少年的脸庞;慢慢睁大双眼,凝聚在我瞳孔里的影像——是具少年的身体,穿着华丽的宫廷服饰,安逸的表情。是你吗,呼唤我的人,你是谁?我的意识一瞬间消失在远处传来的呼救声……。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