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西王母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魔界故人

第二十四章 魔界故人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当然后羿未能阻拦得住我。我依旧是入了魔界,对于一个飞升上神多年的我来说,自如出入六界并不是难事,可是踏在魔界的领土上,我的心小小有些纠结。为什么呢?唔,记得某日和东华帝君谈话时,帝君那一脸肃杀,满眼严肃,说:“除了魔界,魔界不许踏入!”那时我满脑子莫名其妙,我去哪一界怎么找也轮不到他东华帝君约束吧?但是我见他表情可怖,就随口答应了,还发了誓说,若我违背,遭天雷打。天打雷劈可不是说凡间看到的雷公电母布下的雷瘴,而是真正的天雷,是哪个险些就叫我烟飞云散的祸端。

    这话……是本上神糊弄人的,不会应现吧。魔界之境,是一大片盛开的花,蓝幽幽的一片,纹丝不动,那颜色就好似阴无双的瞳色,怎么看都不是个祥瑞之物,花丛中有一座骨桥,发出阴冷的蓝色火光,好在我在幽冥界混的多了,这等货色的东西见的也多,并无丝毫惊慌。只是,那一抹粉色远远隐在蓝花从中,显得十分怪异,我止住气息,不慌不忙的靠近,脸带三分娇色,唇角微微扬起,一双素手,万花丛中拂过,竹篮中已有不少盛开的花朵,真是人比花美,更胜一筹,这样艳丽无方灵动非凡的女子,本上神有些心动了。

    我心一动,昆仑扇已经抵上她的后颈。她慌张回头,明亮的眼眸带上了恐惧。“是你……”倏的一声,原地又惊现了四人,冷面黑衣,端的是和阴无双手下一个货色。“上神切莫轻举妄动,伤了我魔界未来的太子妃。”太子妃?我不由感慨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好好,反正阴无双和花倾城在我心中都是一个标签——必杀。黑衣侍从缓缓抽出佩剑,大抵他也不太敢和我动手,我朝他一笑,十分识抬举的收回扇子,说:“本上神唐突了,还请这位大爷带个路,本上神心血来潮想拜见拜见你们家太子爷。

    ”黑衣侍从顿时扯开了一抹笑,似乎只要我放过了他魔族未来的太子妃,一切都好说的模样,直至我踏上了那座骨头桥,回眸望去,三个黑衣人单膝跪在原地,似乎在劝说着什么,花倾城刚好一个抬头,和我对视上。阴无双他真大爷的,甩本上神在一个偏殿,半天功夫也没露个脸,魔界的茶啊点心啊只能看着,要吃,本上神还是得提防着点,于是我静静看着一杯腾腾冒热气的茶水变成冰水一杯,也没碰一下。我百无聊赖,托着腮帮望着窗外,穿着暴露的魔族少女们个个的妩媚动人,端着盘子,托着碟子,都能走的漂漂亮亮,分外撩人。

    这魔宫里,漂亮的女人不少,却难得看几个男人,听闻阴无双上下还有好几个兄弟,就不知道住在这魔宫哪个角落。这时候有个纤瘦的身影出现在眼帘,一身淡雅的绿,好像仙山上的翠竹,是一个高瘦的少年,手里拿着一支竹笛,悠悠的行走在石阶上。是阴无双的弟弟?可又不像,旁边那些个奴仆完全像是没有看见他似地,忙碌的穿过他身边,也没见哪个停下来给他施礼。他静悄悄的站了一会,似乎觉察到我在看他,才缓缓转过头来,晶莹明亮的眼眸,不带一丝一毫情感,直直的望来,刹那间我几乎遍体生寒,险些从椅子上摔倒。

    千童!我急忙走至窗边,再看,已没有了千童的身影,门也在这个时候被推开,我望过去,阴无双一改往常的笑脸,而是显得十分阴沉。他阴沉的原因,我立即得到了答案,依附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看着我的花倾城。冲冠一发为红颜,阴无双看样子是真心待花倾城,反观花倾城呢,遇到倾心爱她的莫铮上仙,几乎要将她这辈子的福祉用光了,大抵她的心也不会轻易让旁人进驻。一时间我又觉得这女人特别可怜,那我以后到底杀她不杀?阴无双没想到我看着他竟然还跑神,脸上更加挂不住了,阴阳怪气的笑道:“没想到上神还和倾城有过往呀!既然大家都是相识的,岂不是更好坐下来谈一谈。

    ”我回神,看了眼仍显畏惧的堕仙,摇头道:“此言差矣,本上神鲜少和这些小辈有来往。”我不太管仙界的事,比起粉饰太平的宴会我更喜欢呆在我玉山蟠桃树下看看话本,初时我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是有雷令风行的将几个触及天规的仙人就地正法的以往,但是花倾城这类乖乖巧巧,安安静静,不惹是生非的小仙子,即便是在蟠桃会也只是跳个舞的角色,本上神更不会注意。直至,听闻莫铮上仙一意孤行的恋上了一个叫花倾城的小仙,我方记住了这个名字。

    阴无双不知怎么理解的,突然脸上尽染笑意,拉着花倾城一块儿坐下,自有侍女机灵的奉上新茶水糕点。“哦,这样啊,不过本太子还是要感谢上神在黄河水宫放过倾城一次,本太子自然会知恩图报,这样吧,那个凡人小孩本太子留着也无用,上神喜欢,自管拿去。”我怎么觉得他这一句知恩图报其实更像是恩将仇报呢,他大爷真是坐着说话不腰疼,不就为了让我主动送上门才拿了一个谢小芽威胁我,如今又‘慈心大发’说要送还给我?我端起面前的茶盏,茶盖掀起半边,拨弄起在茶水中悬浮的茶叶,才小小啜饮了一口,不知从哪里来的力将我手中的杯盏扫至一边,清脆的碎裂声伴随着水撒了一裙子。

    我霍然站了起来,怒视而去。乖乖,怎么会是个黑脸君。“你怎么会在这”“这句话该是我问的,你,怎么会在这!”某人的声音依旧那么缠绵动人,天籁之音,虽然比平时低了八度。我没敢细瞧他的脸色,只是把眼睛一转,瞄向了太子爷,那厮表情也不是很好,一脸青绿,青筋暴起,他气什么呢?一日之间两位上神光临他的寒舍,岂不令他蓬荜生辉了么!他一手将花倾城拉至身后,对着我身旁的不速之客,说:“帝君这样贸然闯进我魔界,不怕天庭里某人胡思乱想,那本太子可担当不起。

    ”东华帝君阴测测一笑道:“不牢太子挂心,本君就是担心太子未能三思而后行,做了不该做的事。”阴无双也跟着诡异一笑,问道:“哦?帝君不妨直说。”东华帝君垂眼看去,正是望着那盏出身未捷身先死的杯具,那一滩水迹还没能散去。“下毒这等不入流的手段太子自然不会使吧。”这话一顿,对面阴无双的脸色顿时不佳起来,貌似异味着尊贵如他正是使用了这般不入流下三滥的手段。我连忙瞪着他,本上神念及大家都是喝着一壶茶,念及他女人还在场,他不会贸然动杀机,不想居然着了他的道了!下巴上一紧,突然像被吊了线一样,不受我左右拧到了一边,东华帝君漂亮细长的凤眼刹那间危机四伏,他悠悠说道:“以娘娘之谨慎,该不会喝了这里的茶吧!”东华帝君的潜台词简直就是——你要喝了这里的茶,你丫就是脑袋给驴踢了,蠢不可及。

    唔,小小的一口,大抵算不得喝了吧……我默默不作声的摇摇头,然后回想我适才喝了多少分量的茶水。东华帝君这才放过了我下巴,我连忙从凳子上起来,站在他身边,示意同一战线。不过就以屋子里的人来说吧,这也太不势均力敌了,就说花倾城那小身板,给她一扇不死也半伤,可是东华帝君在此,这次他到底是还管不管这事了,那我杀还是不杀呢?我想着正入神,没留意到对面两人的表情丰富多彩,一抬头时,花倾城完全不见了身影,细看才发现全给阴无双揽到了身后。

    唔,这是个聪明的主,至少没鬼喊鬼叫的‘有刺客啊!’‘救驾啊!’之类的话,因为东华帝君出现在此,就证明方圆里的侍从全失去战斗力,目前。“娘娘……你也退一边,这是我和阴无双两人的事。”东华帝君将我轻轻一推,眨眼间两人就在这屋子里动起手来,看两人施展自如的模样,好似这间屋子有天高,有海深,两人动手完全是放开手脚来斗法,几乎瞬间,整个偏殿都夷为平地。刀光剑影,半空中一紫一白的身影像虚幻一般,东华帝君动起武来,依旧如谦谦公子一般,进退自如,举手投足皆如行云流水一般自在,阴无双到了东华帝君手中,仿佛就像耗子进了猫爪,几次险遭‘辣手’,看的本上神十分过瘾。

    突然,两剑交刃,清脆之音霍响,一个青绿的物体刹那射出,两道剑顿时离手,我看着一道刺眼寒光一闪,竟然直直插在我三步之遥的地砖上。再看那青绿之物,分明是一管竹笛。使剑之人,以剑被夺,为大耻,东华帝君闪烁的眼神几乎都要潜伏在那面具之下了,无从得知他的表情,反观阴无双,彻底一副吃憋的神色。两人都静静立在隔着老远的两侧,和我与花倾城,正好站了四个方位。投掷竹笛的那人缓缓从阴无双身后走来,清明而明亮的眼眸,略显苍白的面孔不带一丝情感,仿佛他只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

    但是他就是带着这样一种漠视的神情,轻轻抬了抬手,那管竹笛倏然回到他手心。他像千童,可分明又比千童显的年长,他的身形比我尚高出一个头,他披肩的发已经长到了腰际。但那神情与千童却是如出一辙。一个清婉的女子手抱着一把蓝花走了出来,正是我在魔界之外境所见的那种花,她幽蓝的眼眸静悄悄的凝望着‘千童’,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启口。却被阴无双打断,他先是喊了声:“母后……”后是一句:“父王。”后来,我总想着,到底是他的那句‘父王’,还是那女人手中的奇毒的花粉味,还是那一小口茶,竟然将我彻底打进了昏沉之中。

    。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