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星禅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推理

第八十五章 推理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中午在pantry吃饭,重温到sherlock里,bc遇到“女王”的剧情,不由得想起,心无旁骛的男神,与打破他生命寂静的蛇蝎美人组合,才是永恒的经典交错,不是么。】走到冥夜街的东北角,会看到一条光滑的盘旋向上的石阶。顺着石阶,上行几十米,重见天日之时,便会发觉,自己正处一座葱郁青山的脚下。据说,溪墨白,便是住在这山中的。按理,炎风山脊以西的空气,总是闷热干燥,但在这里,玄青却感觉到如春天般的温湿。这座从炎风山脊巨脉延伸出的青山,孕育着一些奇珍山怪,玄青一路上,见到不少偷偷瞄他,被一眼扫过后,便四散纷逃的精怪小兽们。

    没过多久,一阵窸窣之声在前方响起,玄青正想着这次又是什么山兽,却没想,一身旧蓝色衣衫的中年男子从半山道里钻了出来,他的手上,提着一竹笼,竹笼里,关着一只似兔似鼠的动物。那男人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玄青。玄青扫了一眼男人手中的提笼,摇起清鹤扇,客气地问道,“我找溪墨白,这位兄弟可知她住在哪里?”男人听到溪墨白的名字,咧开嘴笑了,示意玄青跟上自己。那是山林中的一间小小木屋。玄青踏入院子的那一刻,墨白正挎着一只竹篮,从后屋走出来。

    她已换上了一身淡黄紫襟的长裙,淡粉色的裙带系在腰间,恰似一个可爱清纯的农家少女。中年男子热情地向墨白介绍玄青,他毫无心机的面孔,简单却不够连贯的语言,无一不在显示——这是个半傻。看到玄青,墨白明显有些讶然,但她很快镇定了下来,将臂中挎篮放到一边的石凳上,理了理头发。“未婚夫刚过世,难道不应该穿得更肃穆点么?你这样”玄青一点也没有客套,用扇子上下点了点,“这一身是准备相亲去的节奏么?”墨白淡淡笑了,似乎她根本不在乎玄青的质疑,只略带羞涩地点点头,回道:“那这一身也未免太过素净了。

    大人,昨日方见,今日便登门,是有什么急事么?”“若无急事,可欢迎?”她身后的门虚掩着,阴暗里,似乎有什么生物在偷偷窥视着外面,古怪的药味从中传出,玄青忍不住嗅了嗅鼻子,盯住那线黑暗。“春夏交际,屋内有些湿气,所以一早起来,我便在熏艾草了大人来怎么不提前通知一声呢?里阿尼,你进去收拾一下吧,别忘了沏茶。”墨白似乎是有意无意地挡住了玄青的视线,吩咐着。叫里阿尼的中年男子憨憨地冲玄青打了个招呼,便埋头进了满是艾叶味的屋里,顺手带上了门。

    “唔熏艾么?我是想,若不是突然前来,是不是就会错过什么了?”玄青看着门的方向,脸色沉了下去。听得此话,墨白一贯柔柔怯怯的眼神,终于清澈与严肃了起来。从踏入这个院门开始,玄青就本能地嗅到了一种危险的冷意,凉丝丝儿的。这种凉意,在地下铁狱时也曾感觉到过。但彼时,他认为是来自于那些黑漆漆、冰凉凉的神秘古代刑具;他认为那也许是猩红腐臭的死亡浊气和被莫名力量撕得支离破碎的肉体带来的本能冰寒。而现在,于青山碧气之中,他又一次,嗅到了那种冷冷的凉意。

    他很确定,如果不是自己的突然造访,这种危险的感觉,也许便又会被内敛在白色的质朴衣裙之下,被掩藏在素净的笑容之中。“能错过什么呢?大人?”墨白依然果断地迎上玄青的目光,悠悠地地问。眼前这个笑得一脸玩世不恭的男人没有说话,却张开双臂,在错愕中,将她一把搂入怀中。墨白睁大美丽的双眼,她孱弱的身体,被拥在突如其来的宽大怀抱中,僵得一动不动。玄青撩起她微微散乱的长发,在她耳边,毫不怜惜地说道:“果然,贴近闻,你的衣衫上,有熨烫完后的淡淡暖香,却根本没有苦艾之味!是新换上的吧?还有,你是如何安置昨天拖回来的那具娈童尸体的呢?”“大人,您实在多想了”墨白咬着嘴唇,试图反驳。

    “让我来猜一猜,”玄青放开她,注视着那漆墨般的瞳仁,一字一句道,“那间熏艾房里,大约放着什么会散发出不好气味的东西,比如,魏的尸体。”“这种天,就算是草席裹尸,也不至于让我用如此浓烈的艾草熏味”“不巧的是,我上山时正好遇到了你那位憨厚的伙伴,他身上,有种类似开膛脏器的腐臭味。从你家,到去陷阱地点取回猎物,并不需要多久,那么,在此之前,他在做什么呢?怎么会染上那种气味?并且,他看起来睡眠不太好。我一路都在思考这个问题,直到进了你的小院,看到那间熏艾的屋子,以及换上新装的你,我便明白了。

    在此之前,你们大概是,彻夜都在进行着,某项正常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吧?比如剖尸?”玄青得意洋洋地抖开折扇,瞄了一眼石凳上盖着的竹篮,继续道:“若没猜错的话,这里面,就是你换下的,可能还溅上了血渍的衣物吧?我进门的时候,注意到你原本是朝着水池台方向而去的,见到我时,你的第一反应,便是本能地将它迅速放下,搁在了身后的矮石凳上。或者,现在我们可以打开它看看?”只需要一步,谎言便再也兜不住。但即使面临被全线拆穿,墨白依然不肯退缩半分,她用一种略复杂的神情看着玄青,问道:“然后呢?”玄青正沉浸在坐实自己推理的无限成就感中,突然被墨白如此冷静地一发问,一时也想不起该怎么回答。

    他搔了搔头。然后呢?——“一个好好的姑娘家,为什么要撒谎?为什么要偷尸?你不知道娈童也是人,也要入土为安的吗?你这样变态你妈妈知道吗?”——“要不,我们一起去看看被解剖的那个倒霉蛋吧?我的口味也不轻的。”——“你这么做,是为了做辛夷肉饲料喂小动物们吗?其实背后主使是参神食店的人对不对?大家都是为了生存嘛。”脑海里蹦出一堆问题,但似乎问哪个都不对。我究竟是来干嘛的?知道了结果——这妮子就是个半疯子、剖尸狂——然后呢?。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