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三号奠梯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章 追踪当事人

第二十一章 追踪当事人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后来通过打听,才知道到那个音乐系的女生叫做温芷敏。

    古谚虽然知道很有必要去了解她当时是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真的是没有办法去入手,没有理由去唐突约人家女生,并且一问起就是她受惊吓的事情。哪怕自己真的厚脸皮,但是想起来就有点奔溃,虽然古谚对付柯乐这样的女生觉得游刃有余,但是对于那种娇气的音乐系女生,还是那种眼泪浅的女生……因为在想对策之前就打听好了很多关于温芷敏的。古谚还是忍不住对宿舍的那群家伙开口了说:“我想知道那天,音乐系的那个女生为什么会那样,但是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吖驰听到古谚开口了,也觉得是原谅了他们的种种罪行了一样的开心。

    于是说:“这个嘛?大伙都说说个意见啦?”张皓扬还真的是吃饭拉饭的头号人物,马上开口说:“直接把她拉出来问不就行了吗?”梁煜一听张皓扬这样开口了,还真的像用薯片把他砸死算了,于是说:“拉什么拉,你要拉上厕所去!真是……”吖驰这么一听不禁觉得好笑起来说:“煜哥,高!”梁煜还真的洋洋自得的样子,深刻而且有条理地说自己的见解:“古哥,这不是你的特长吗?首先,你去假装和她偶遇,接着向她表白,再后来让她彻底爱上你,最后让她把一切的秘密都……”梁煜还没有说完,古谚早就喊着:“好啦,好啦,再说你就要出事了!”说完狠狠地看着他,其实更多的是烦闷,说了那么多的废话,像他说的,居然好要动用色相,靠,太那个了!吖驰还在开心,明显,刚才他们发表意见的,都辞世落马了,现在才觉得自己特别聪明,似乎地球没有他,还真的是没有办法转起来了。

    吖驰居然还学着吊胃口地说:“其实嘛?成功也只有三条法则,第一,要学会坚持,第二,要学会不要脸,第三,不断地重复第一第二条!”古谚还真的读了一遍:“坚持不要脸?你才不要脸呐!”梁煜和张皓扬都在幸灾乐祸地笑,梁煜说:“你还真的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样成功啊?”其实这一招古谚还真的有想过,但是这个时候倒想问问吖驰要怎么不要脸法。于是说:“那你说了那么多,你打算怎么样?”吖驰说:“古谚,看来我是高估你了,你真的有去问过她肯不肯告诉你了吗?”古谚摇摇头。

    吖驰还真的更加神气地说:“那现在咱们去问啊?”其实吖驰根本一点办法也没有的,只是瞎扯而已。古谚也明白到,问他们的意见是不会有什么所以然的,但是也有道理,自己都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这样草草的自我否认,也许事情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而已。本来古谚他们是打算直接杀上温芷敏的宿舍问的,但是没想到碰上了纪检员,所以又把他们“请”了下来,怎么会这样,怎么柯乐就常常相安无事地进入他们宿舍呢?还真的……世风日下。因为这个建议是吖驰听出来的,所以他们一致通过了让吖驰在宿舍的楼下潜伏,等到发现目标出现了再通知全体宿舍出动。

    吖驰还真的第一次那么傻傻地在楼下候着。吖驰其实也不是傻子,原因其实还是觉得对于自己那么骗了古谚两次,有点良心发现而已。吖驰终于是用“守株待兔”的办法把温芷敏等到了,则电话一响,楼上的那群家伙就像饿狼那样扑来下来,后来目标进入了饭堂。但是午餐的时间,学校的饭堂可谓是人海茫茫。这时候,众人又是那样“认真”地看吖驰一眼,吖驰对着这样的结果极度的委屈。下意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只有分头去找,他们还真的像是警察抓小偷那样的角逐一样,弄得饭堂的气氛奇异四起,往往会让人预料到会有大事发生那样。

    当张皓扬找到了温芷敏,紧接着打电话他们都聚集在一起了,但是同时他们都不动声色了,因为温芷敏的对面正对着几个男生,一看起来就知道不是本校生,因为在他们学校,尤其师范类的学校,除了体育系有那样非善类的体格,根本不复存在再,虽然有,但是也不至于是几个比体育系还结实的非体育系学生,那样的几率存在的话,就像是某天自己去逛街的时候,偶遇外星人的几率是一样的。还是古谚开口了说:“温芷敏,我有事情问你!”此言一出,先抬头看古谚的居然不是温芷敏,而是她旁边的一个男生,粗声粗气地说:“干嘛啊你?”温芷敏也并不认识古谚,因为那天晚上她是晕了之后的,虽然有人和她提前过,名字叫古谚的体育生,古谚的邪恶的名字虽然在学校来说圣誉颇高,但是对于某些只当学校做宾馆的人而已,根本不是神马事!“你谁啊?”温芷敏忍不住开口了。

    古谚很快就想去解释说:“我就是那天晚上,将你……”古谚还没有说完,只是知道由脸侧遭到重击之后,震动着整个脑袋,还有他的意识,那一拳毫无防备的回来,旁边的吖驰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而在古谚被打得被现些趴地的瞬间,梁煜迅速地扶住了他,并且愤怒地看着那个野男!旁边一个女生见他们的暴力事件,显然是吓了一跳,手一松,那些刚端着的菜盘则“嘣”的一声打翻了。吖驰冲了上去,似乎是想还他一击。明显,这也是温芷敏没有想到的,还有在场的人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吖驰蘀古谚咽不下这口气,梁煜也表示了不满,张皓扬虽然不是胆大的人,但是他也觉得颇为愤怒的。

    而那个野男的身边似乎还有两个手下一般,同时按照了野男的眼色也上前来了。野男开口说了:“有病!连我的女人也敢?……”很明显,他是搞不清楚状况的。他的眼睛里面满是挑衅。温芷敏忍不住骂了野男起来:“你干嘛啊?还是那么凶!我都说我不认识他,怎么老是这样?”这时候,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野男更加大声地说:“你还好意思说?你说,你和他哪个晚上发生的什么!”似乎饭堂里的人群都无心吃饭了,都在看在这么一出精彩的闹剧。

    温芷敏气得快要哭了说:“根本就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古谚其实因为以前车祸的事情,如今再受这样的重击,似乎是深度醉酒的状态了,虽然知道他们在争吵和误会,而自己的神志却无法为他们辩解。

    “啪”的一声,不是别的声音,而是那个野男强而有力的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接着转身离开,头也不会。本来梁煜和张皓扬想帮他们解释什么的,但是他们渀佛腾不出任何间隙,更何况这个时候不是关心人家情侣误会那点事情,而是,古谚的伤要不要紧。

    温芷敏这时候像看着他们,就像看了恶人帮一样的厌烦,因为是他们平白无故地前来惹得祸端。梁煜决定了上前向她解释什么。但是,这时候温芷敏的脚跟往梁煜的脚背上用力一踩,梁煜只知道那一阵的疼痛,散发了全身,张皓扬则不敢有所表示了,吖驰还忙扶着古谚反应不过来。

    后来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悲剧,做了这么多,惹来一身的是非。一个宿舍突然多了两个伤员。“我们能不能不要管那闲事,不是挺好的吗?”吖驰有点烦了。“对啊,咱们以后天天跑楼梯多好啊,还可以减肥!”梁煜还在往自己的脚背上涂药油,因为所谓的艺术系的学生,都是相当只淑女的,非高跟鞋不穿,其实除了显得身材好,还有这样的一用途就是可以成为武器,梁煜现在终于可以理解高跟鞋的伟大了。

    古谚也知道这件事情,其实都是由他的追踪引起的,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如果是为了不殃及池鱼的话,那么他决定了自己一个人去比较合适了。

    其实事情并没有像古谚想的那么悲观。温芷敏回去宿舍之后,当然全宿舍都知道饭堂的暴动了,温芷敏和她的舍友关系不是很好,也许也正是由于温芷敏经常和外面的人交什么朋友之类的,由于她长得招蜂引蝶本身不是一个错误,但是当错误一旦开始,她受不起被人对她的软硬兼施的追求,如果觉得那个陷阱是一个童话之中浪漫的开始,那么,她的错误决定了是一个无底洞,她经常外出异地旅游,进驻高级场所,深夜不归之类的事情,时间长了,就会触犯了周围人的眼光。

    温芷敏在宿舍是没有说话的理由的,但是今天,她对床的舍友忍不住说了出来:“你知道你今天男朋友打的是谁吗?”温芷敏摇了摇头,因为她不是第一次见到变态的到她的面前表白了,虽然她觉得这一次那个男的,居然还带上了三个打手,还是有预谋,有组织的。“你忘了你几天前在电梯晕倒的事情了吗?”舍友问。温芷敏说:“记得啊?我醒来就在医院了,醒的之前我……”她似乎还是为那天的事情感到深度的困惑,还有不安。“啊?你不知道啊?他在我们学校那么出名!那天也是他第一个冲进去把你扶出来的!”舍友带着奇异和抱怨的语气。

    这时候的温芷敏,脸色显然不好,也许是想起了那天不愉快的事情,也许是出自于哪一种内疚的心情,所以她听到舍友这么说,其实她也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只是她不了解事实的真相而已。这时候,若有所思,因为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还再找她,但是她似乎也会想到他是有什么事情要问,自己再次回忆起来,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那时候,只是见到眼前一片漆黑,之后自己醒来躺在医院了。虽然这件事情,每次回忆都会使自己后怕,但是自己还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柯乐宿舍的人都知道古谚被人打了,顾筱萌则联想到了古谚会不会是因为争风吃醋什么的,但柯乐知道那天古谚扶出来的那个女生,那个女生肯定是有见到什么,或者是像了解什么,可能是遭到拒绝才被打的,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猜什么。古谚缓过来了,他们都劝他去检查一下头部比较好,但是古谚却不以为然,只是一个人在那里发呆。他每次发呆的时候,其实他又预感到了柯乐肯定会下来的,这一次真的不想被问什么,所以事先发了一个信息把今天的事情告诉了柯乐,叫她不用担心。

    “啪啪”门响了。吖驰有点不乐意地说:“唉,乐姐啊!噩梦的声音就是这个敲门声的开始啊……”但是他是上前把门开了。这下子真的把自己吓坏了,这是电梯见鬼晕的美女—温芷敏。吖驰还是喊着:“古谚啊,你的客人来了。”梁煜和张皓扬见到都觉得吃惊不已,为了她,可谓是付出了血的代价啊!古谚脑子里出现的还是那个傻乎乎的柯乐,于是,居然熟络地问候:“你来啦?”温芷敏听到有点吃惊,但还是回答说:“嗯。”古谚一听,就知道声音不对了,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吃惊喜好还是吃惊好,只是知道那时候的表情实在是复杂。

    “你怎么会……”古谚问。温芷敏淡淡地笑了一下:“对不起啊,今天中午的事情……”梁煜这么一听,和古谚忙说:“没事,没事。”温芷敏坐了下来,张皓扬忙着去端水了,梁煜也端正地整理一下自己。倒是古谚先开口说了:“我有话就直说了,其实今天中午找你,我只是想问你……”古谚把话说到了这里,似乎心里面又多顾虑了一点什么。温芷敏大概是猜到了说:“晕倒之前见到了什么是吗?”古谚微微点点头。温芷敏结果张皓扬的热开水,微微喝了一口,又顿了一下,才开口说:“我真的什么也没有看见,只是在门开的那一瞬间,门……门的外面是……一片的漆黑!”在场听到这句话的似乎都在那一刻被化石了,又觉得动弹不得的感觉。

    温芷敏说道这里,似乎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了,不久就和他们道别回宿舍去了。只剩下听到这句话的他们,古谚奇怪她见到的漆黑是什么,而不是和自己同样,也许说见到了当年,他才不致使意外一样,因为他还可以归纳为,和自己一样,不知道算不是看到了异度的空间,还是看到脏的东西,那些不科学的说法来愚弄自己的借口,但是漆黑?那一夜,他还真的感到自己深度失眠了。宿舍里面除了古谚会是独立的想法,剩下的他们只是一样的顾虑,三号电梯也许可以到一处不存在的灵异空间,或许根本就是这个女生自己的身体不好才这样,自己在晕倒之前不是闭上眼睛难道还会看到盛开的烟花吗?真是奇怪,他们都相信了后者,这个女生要么是有病,那么就是那天身体不舒服。

    怎么更改作品分类?。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