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红尘梯照归路 > 章节目录 先生和公主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马车疾驰,路面颠簸,我背倚着车身,扶着狱剑微微摇晃,只觉得臀下坐位似有与以往的不同,自有一股力道缓解了马车行走时的起伏不平,坐着分外安稳,感到纳闷时,手指触到狱剑的伤处有粘粘的感觉,心又悬起,这路还要走多久呢?他不会死吧?“先生?”我试探的轻喊。先生不言不语,只有轻微的呼吸声,或许是不愿多说,或许是他累了已睡去?既没有回答,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不消多时,我已大汗淋漓,扶着狱剑的手由酸痛变得无知觉了,只盼着这段山路快点走过去。

    许久,路面变得平坦,马车行走速度加快,也更加稳健了,呼吸间闻着清香间掺和着汗水及血腥的气味,我渐觉无力,闭上眼想歇息片刻。轻风拂来,额角接触到一片柔软,我一呆,可是先生在为我拭去汗水?这让我想到了谷主师父。他的动作轻柔而小心,将我额前脸颊脖间的汗水轻擦去,贴在脸颊的头发也被他轻轻刮到耳后,他指尖温暖的触在我的肌肤上,令我奇异的心跳加快,不禁睁开眼想要道谢——“先生,已到了。”秋灵清脆的声音在前头响起。马车已然停下,先生无声,但闻衣拂而过,他起身出了马车。

    紧接着听到“咚咚”的叩门声,不一会儿,一声轻响,有另一个男声:“原来是秋姑娘,先生可是来了!呵呵,老夫等候多时了。”“我们先生最是守时,何曾让人等候过?”芸儿轻笑。“不错,是老夫心急了,心急了。”那老者笑声十分爽朗,“阿德,还不开大门,请先生和姑娘进去。”马车继续缓缓前行,又向右转了个弯后才停下,随后秋灵的声音道:“先生放心。”有脚步声离去,又有脚步声走近我,秋灵对我说道:“夏姑娘可还好吧,先生吩咐我带你去歇息。

    ”“谢谢。”我指指身边的人,“狱……我哥他病得厉害……”“你放心吧,”她飞快的打断我的话,“稍后自会有人来照看你兄长,你先随我来。”说完拉着我的手,扶我下车,向前行去。脚下的地坚硬平坦,身边有枝叶划过,走出不远,又上了几步阶梯,行至一处,秋灵放慢脚步,道:“当心这门槛儿高。”顺带一把拉我跨过门槛,待我站稳,“夏姑娘,如今你且与我暂住在这里。你既看不见,这也不比一般的地方,若没有我陪同,最好不要随意走动,给先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语气末含着警告之意。我点头:“有劳秋姑娘照顾。我们兄妹二人打扰了贵处,只待我哥哥病好,谢过先生后,我们便离去。”秋灵“唔”了一声,又拉着我向前走几步:“你且坐坐。我去准备热水和衣服与你换洗。”我再点点头,听着她的脚步声又向来路行去,终于大大的松了口气。今天我接触得最多是应该就是水了。我重新洗发洗澡,换装,秋灵陪在一旁帮助,待全身整理妥当,她拉着我,话语里多了一分亲近:“我叫秋灵,看你我年纪相仿,以后你唤我灵儿即可,不知夏姑娘的名字如何称呼?”我略低头,答道:“我叫夏飞,今年十八岁,灵儿可称我飞儿。

    ”终于有了完整的名字,也算是用了欧阳飞貌中的一个字。“夏飞?”秋灵念了一遍,“飞儿?我也是十八岁,果真是不相上下。天色不早了,你饿了吧?我们一道用餐去。”说到用餐,我这才想起今天吃了早点,而且早上狱剑给我夹菜被我拒绝,坚持自己胡乱夹了几条青菜混着一碗饭吃下去。但因为今天遭遇险象环生,我惊吓过度,已忘了饥饿。两人手拉着手,她的手不似阿娇的手柔软,掌间皮肤显得粗糙,坐了凳子,鼻间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成功勾起了我强烈的食欲,忍不住吞了口口水,伸手在桌上摸到了杯子,小碗,筷子被秋灵放在我右手里,她带着笑意:“碗里已装好饭,我与你夹好菜了。

    ”“谢谢。”我对她笑笑,端起碗来吃饭,嘴里也分不出是什么样式的菜,只觉得分外味美。吃了几口,又想到了阿娇和游大哥。两人默默吃了饭,秋灵给我手中一杯温水,然后开始收拾桌面的残局,忙碌一会儿,便走开了。我放下水杯,起身探索房屋的摆设和格局,小心的走了一圈,得知房屋宽敞,摆放着大件的木制家具,还有光滑的大件瓷器,手上这件,还不是普通的大。有轻盈的脚步声传来:“秋灵呢?”来的是那位芸儿,我搁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回答:“灵儿走开了。

    ”她不出声,在原地站了片刻,秋灵回来了:“芸姐姐来了。”“你带她去见见她兄长。”芸儿声音分外冷淡。“哦。”秋灵似乎有些不解,但拉过我,“飞儿,走吧。”我想到芸儿说的兄长即是说狱剑,心中一惊,莫不是他出了什么事?我的谎言揭穿了?不知绕了几处,秋灵停在一处:“先生。”空气中有独特的清香气息,先生沉默,我忍不住的心慌,好一会儿,“带她去吧。”他的声音?我意外的“看”向声音的来源处,原来,先生的年纪尚年轻,不若我想象中的形象,只是,为何话语中有说不出的疏离和忧伤?愣神间,秋灵已拉我走开,直到听她再轻声道:“这门槛当心了。

    ”带我跨了过去。这是一间房,有熟悉的药的气息,不待我多想,秋灵拉着我走了几步,停下来,松开手,狱剑的声音沙哑的响起:“你没事就好。”“哥哥!”我循声“望”去,知道他就在眼前,伸出手,被他颤抖着握住,我激动万分,急道:“哥哥你醒了?太好了……你受那么重的伤,我,我以为你死了,我好怕……我再也回不了药王谷了……哥哥,只要你没事,飞儿以后再也不离开你了……”我的话情真意切,原想着落泪下来,奈何一滴泪都没有,只觉得狱剑的手越握越紧,半天迸出一句话:“飞儿莫怕……”我重重的点头:“嗯,哥哥,多亏先生和秋姑娘救了我们,留我们在这里养伤,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多谢。”狱剑喘了口气,听上去他说话很是吃力。“夏公子身体不便,就不必多礼了,我们先生有交待,你只管安心养伤罢。”秋灵客气道,“飞儿,令兄看来需要好好休息,他的伤处才上过药,不宜多动。”“哥哥放心治伤,我与灵儿改天再来看你。”我轻轻挣开狱剑的手。“好。”狱剑低声回答。“走吧。”我转向灵儿,随她拉起我走出去。走出房间,依旧还闻到清香的气息,先生就在旁边,秋灵没有再喊他,亦没有停留的带我走回两人的住房去。—————————————————————————————————————接下来等狱剑养伤的日子,我在无聊加无奈中渡过。

    秋灵大半天的时间陪着我,照管着我的一天三餐,生活作息,相处几天下来,她的爽快个性展露出来,两人偶尔适时地开开玩笑,却从不问及对方的事情,午后的时间便留我静坐在房内,她去忙别的事。秋灵带我去见过几次狱剑,因为她陪着我,我和狱剑只能配合着把兄妹之情表演下去,每次都是互相叮嘱几句便离开了。幸好,狱剑的伤一天天好了起来,他的康复速度令秋灵称快,“大概再过三四天,他就完全好了。“秋灵笑着说。我也笑:“想是用了神丹妙药吧,“轻呼了口气,又道,“我也盼着他快好,能够早日回家。

    ”他病好了,我们也该离开这里了。“你再等几天就可以回家了。”秋灵回答。“谢谢你,灵儿。”“你已经谢了我很多次了。”她站起身,“好了,我去前头看看。”我点点头,听着她离去。独自在房间坐了一阵,无聊得直想睡觉,忽然听得隐隐的女子笑声传来,猜想着是秋灵返回来了,笑声后是另一个陌生的女音不高不低的说道:“如果秋先生肯赏光,我们公主必定高兴都来不及呢。”秋灵的声音道:“这我可不能保证,慧心姐姐何不陪我去与秋芸说,先生多半听她的话……”说着声音渐渐远去。

    又呆了半晌,我撑着头,闭上眼终要昏昏睡去,耳边脚步声缓缓而来,有甜甜清香的风袭来,我一惊,睁开眼,脱口而出:“先生?”来人不出声,衣裳拂动,似在我身旁坐下,我迟疑一下,道:“可是先生么?灵儿许是找秋芸去了,先生是找她么?”一只手拉过我的右手,我未反应过来,只觉得手心微痒,原来他在我手中划写,我凝神辨认,却不认识他写的字,茫然道:“我不识这些字。”他手一顿,缓缓松开了,我看不到他,也不知他表情,没由的心生歉意,不知该如何是好。

    “夏。”他开口。“夏?”我反问。“我写的是夏字。”他又轻轻的叹气。我轻皱眉:“阿娇教我不是这么写的。”说着,拉过了他还停在桌上的手,我在他手心中写了熟悉的字。“是这样。”他平淡的回答,抽回手,然后听到起身离去的声音。他的脚步很缓慢,似乎踌躇不前,我只想他真是一个奇怪的人。“秋先生在这里!”少女似惊似喜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听起来,她的话中含着笑意,与阿娇的声音不相上下,年纪大概相近吧。秋先生平和的声音:“两位公主殿下安好!”细碎的脚步声走近,另一个略年长的女子轻盈的笑:“先生多礼了。

    在此处能见到先生,真是太好了。”又似想到了什么,“难怪二哥他……”我侧头,从来没有听过这般好听的女子的声音,娇柔而婉转、让人闻其声而慕其人。“皇姐,这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之前的年幼的女子笑道。“相逢即是有缘,”轻轻的笑声,“先生云游四方,难得停驻在敏王府,宝琳尚有许多事情需要向先生请教,希望先生赐教。”动听的声音说话不紧不慢,让人心生舒坦。秋先生轻咳一声,道:“不敢当。在此处见到两位公主亦是幸事。不过楚枫盘桓几日便拟前往北屹,此去前来向敏王告辞。

    ”“什么?”年幼的女子很是惊讶。我心中一动,他要离开了?场面静默一时,“先生又要走了?”年长的女子话语有说不出的失望和惆怅。秋先生不语。“……下个月初七是我生日,只怕先生不能来了吧。”年长的女子轻声道。她的声音不但好听,更是那般柔情似水,有让人难以抗拒的魔力。“实在教公主失望了……”先生没有心软。“哦—”幽幽的叹惜,欲语还休:“可惜了。”全凭她的声音和话语,连我都为她惋惜了,不知秋先生到底何等人物,能使得她这般为难。

    秋先生还不说话。年幼的女子不以为然道:“就算秋先生要离开了,至少也给皇姐准备一份礼物贺生才对,我料秋先生不会小气的,不知皇姐想要什么礼物呢?”秋先生果然礼貌的询问:“不知公主属意何物,但凡楚枫能办到的,一定为公主献上。”“真的?要是皇姐要的是你的……”“珞儿休得胡言!”年长的女子愠声道:“让秋先生为难了。”“我哪有胡言乱语了,”被称为珞的年幼女子不服气道:“我话没说完呢。秋先生才艺冠天下,虽然有不收徒的规矩,可给皇姐例外,请先生传授其一?”“先生事忙,哪有时间陪公主殿下呀。

    ”轻柔的冷淡的声音,是秋芸来了。她最不喜欢别人接近先生。“但请先生离去前教授一曲,不知可否?”年长的女子不复之前柔情,语气刻意的显彰她的身份的高贵。秋先生沉默一刻,说道:“好。”“那今夜我在荷心小筑等候先生。”年长的女子满意地轻笑,似风中银铃悦耳爽心,伴随脚步声离去了。待得脚步声消失,秋芸似在生气:“先生何必答应她们?”秋先生轻声道:“无事。”两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的走了。但不多时,脚步声折回来,秋芸进得屋内,冷冷道:“方才的话,夏姑娘你也听到了吧?”我正在喝茶,含着口茶水点点头。

    本是不相干的事,听到了又如何?秋芸哼一声,又道:“令兄伤势已好转,你们兄妹二人明天一早就离开此地吧,我叫秋灵安排妥当。”“好。”我回答。晚上秋灵回来,两人默默用了膳食,我提出要去看狱剑,预备明天离开这里,她应是知晓原因,没有意外,当下带我前去。狱剑上午才见过我,有些紧张地询问道:“有什么事么?”我听他说话中气十足,放心道:“此处不宜久留,打扰了别人的清静终归不好。明天我们回药王谷吧。”狱剑沉声道:“是,明天我们便走。

    ”我也不多说,和秋灵又走回去。秋灵一直不说话,行至一处,听得附近有女子咯咯娇笑,她拉我止步,悄声道:“别出声。”我会意的点头。风中送来女子忽高忽低的话语:“……我怎的会象她那般……只是听说那天北屹明太子也会来……”我隐约辨出这是白日里听到的声音,应是叫做“珞儿”的女子。另一个陌生男子含糊的声音道:“……把你给宠坏了……秋先生是贵客……你切不可任性行事……”“……我不过是成人之美罢……”脚步蹦跳着从我们身后离去,喜笑声音逐步远去。

    秋灵站了一阵,没再说话,快步拉我回房间。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