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游侠天莱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 水仙止战

第十二章 水仙止战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那人见况,收了气势。我见他收了,我也收了。凌飞凌舞爬起来,说:“水仙师姐?”洛克这时也扶伊豆起来了。“为什么?仙子,那人拿了天山宝物,可是非杀不可。”那人说。“倾云公子,你可知道,此人是谁?”水仙说。原来那人叫倾云,这名字和他的样子相差也太远了吧。“我管他是谁。今天既然我知道此事,就一定要杀了他。”倾云说。“此人便是超级游侠,天莱。”水仙说。“超级游侠天莱?”众人一时错愕。“不可能!”凌飞说,“传说中的天莱,那可是凡人中最接近神的存在。

    再说,六年前华山一战,天下人都知道他战死了。”“凌飞妹妹,传闻都不可尽信哪。纱织师姐一眼便认出,这便是寒剑,不会有错的。”说着,水仙把我的寒剑——就是那把匕首拿出来。“寒剑?那更不可能!那把匕首,我仔细端详过,不过就是重了点,没有什么稀奇的。再说,传说中的天莱使的剑,砍人比切菜还简单,怎么会是一把如此钝的匕首?”“那是因为寒剑,是用天下间最坚硬的物质打造,比金刚石还硬。所以无法打磨变得锋利,用磨刀石磨此剑,只会磨掉石头,而不会磨掉此剑一丁点。

    ”我解释道。水仙转身,向我施了个礼,说:“天山弟子往日多有冒犯,望大侠恕罪。小女子在这里给他们赔不是了。”我回了个礼,说:“我此番上山,正是要归还光母。往日对天山姐妹,多有得罪,我给你们赔不是才对。”水仙说:“此剑乃大侠御用之物,今天就还大侠了。”说着便走过来,把剑递上。我正要接过剑,凌飞却说:“慢着!”我们都看着她。她说:“即便此剑的确是寒剑,那也不能证明此人便是天莱。天莱死了,他的剑自然被其他人拿了。再说,若真是天莱,刚才与倾云公子相斗,怎么会险些丧了性命?”“对呀,对呀。

    穆哥哥不可能是天莱。我整天跟他在一起,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伊豆跳出来说。洛克赶紧拉着伊豆,伊豆这才意识到此话不该讲。“你看,连他们自己人都不帮自己人,他肯定是假的。”凌飞说。凌舞这时也拉着凌飞,小声说:“姐姐,不要再说了。”水仙说:“既然凌飞妹妹不相信,我们把人请到广寒宫让纱织姐姐看看便知道。”她看看我怎么就知道?莫非,她认识我?可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以前认识的人里,有谁来到了天山。“此人武艺非同寻常。他若不是天莱,到了广寒宫,只恐怕对飞雪峰众姐妹不利。

    ”倾云说。“所以纱织姐姐说了,若是遇见倾云公子,要请你一道上山来。”水仙说。“她倒是想得周全。只可惜,她不曾想到,此人既然敢上山,自然早有打算。他要取诸位性命,只是翻个手掌的功夫。我到时候怕也不能保全这么多人。”“你们把我绑起来,不就不怕了?”我说着,递起了双手。“这可是你说的。”倾云说。“可是……”水仙刚要说点什么。“不用可是了,反正到了广寒宫,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我说,“来吧。”————分节符号————倾云用他的锁链把我捆了起来,他说一般绳索困不住我,只好如此。

    路上,洛克小声问我:“你果真是天莱?”我说:“我本想带着这个秘密离开你们,只可惜要上天山,这身份必须要暴露。”洛克说:“那你为何刚才不一剑杀了他。”我说:“六年前华山一战,我伤得太重,不得以封印住了七分真元,才留命至今。我刚才正想解开封印,水仙就来了。”洛克说:“难怪。你那七分真元,至今还没有恢复吧。硬要使出来,怕也只是拼命而已。所以你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解开封印。”我盯着洛克,说:“你倒是什么都知道。我的身份暴露了,那你究竟是什么人物?”刚才水仙说出我的身份,所有人都有一丝恐惧,唯有洛克和倾云,只有惊讶。

    洛克说:“我的身份,暂时还不能公开。”“为什么?”“我在想,这会不会是个圈套。她们没有把握杀死一个超级游侠,所以把你带到了广寒宫,齐集众人之力,联手杀了你。”“那,也不是全无可能。”我说的是事实。即使从刚才形势看来,倾云占了优势,可真打起来,即便倾云能杀得了我,他也一定重伤。像倾云这种厉害的角色,别说飞雪峰,即便是整个天山,估计不会超过十个。若是天山会打算盘,绝不会让他一换一。想到这里,洛克说:“所以,我的身份还不能公开。

    ”洛克走开后,伊豆却来缠着我。伊豆说:“穆哥哥,穆哥哥,你告诉我,你真的是超级游侠天莱吗?”我说:“不是。”伊豆说:“不,你就是。你一定是。”我说:“你刚才不是说我不是吗?”伊豆说:“穆哥哥,你生气啦?”我说:“我本来就不是,有什么好生气的。”伊豆说:“穆哥哥,你若不是天莱,怎么敢被他们捆着上山。你就不怕这是他们的圈套?”伊豆冰雪聪明,她也想到这层了。我说:“那,就算我是吧。”伊豆马上跳起来,搂着我的脖子说:“太好了!穆哥哥真的就是超级游侠天莱!”我说:“有什么高兴的。

    ”伊豆说:“你不知道,其实我十岁就听说过穆哥哥你的故事,一直以来我可崇拜你了。”我十五岁下山,两年后伊豆才十岁。逻辑是正确,只是想不到我的故事这么快传到敦煌那么远。我说:“我没有什么值得你崇拜的。我只是个杀人狂魔而已。”伊豆说:“不!大家说,你杀的都是坏人。”我回以无奈的笑。我不解释,解释了,伊豆也不懂。我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才懂的。世界上本无好人坏人,因为每个人都以为自己是正确的。杀人者以为自己杀了坏人,被杀者却认为你才是杀人的坏人。

    归根到底,只是各为其主,各自为政而已。伊豆说:“可是我有一事,一直不明白。”我说:“你说。”伊豆说:“为什么你叫超级游侠?好俗的名号。”我说:“这名号不是我自己起的,是民间起的。民间的,自然就俗了。江湖上,好多武林高手都是这样得来的名号。就拿盗贼之流说吧。盗贼高手,就叫盗帅;盗贼头子,就叫盗王;盗到了无影无踪的,就叫盗圣;盗到了出神入化的,就叫盗神。如果觉得你敢认第二没有人敢认第一的,就叫第一盗。从某地第一盗,到中原第一盗,直到天下第一盗。

    还有什么天下第一剑,天下第一刀也是如此来的。如果觉得连第一都无法说明的,就只能冠以超级了。”伊豆听后惊讶地说:“啊?原来这个超级是这么厉害的呀?”我点点头。伊豆说:“那游侠呢?什么是游侠?”我说:“武林的侠士,分两种。一种是有门有派的家禽,叫武侠。另外一种,是没门没派的野雀,叫游侠。”伊豆更惊讶了。说:“那,就是说,超级游侠,就是整个游侠界里公认最最最厉害的人?”我说:“那也是人家说的。我没有传说中厉害。

    传说,大部分是假的。

    ”伊豆说:“难怪天山都要让穆哥哥你几分。”我说:“名声大了,有时是件好事;但太大了,大部分时候带来的都是灾难。”我叹息了一声,对伊豆说:“伊豆,答应我一件事。”伊豆说:“什么事?”我说:“上山以后,无论出了什么状况,除非我让你把吊坠摘下来,否则,连洗澡都不许摘下来。”伊豆说:“为什么?”我说:“你不摘下来,我和洛克都安全了;你若摘下来,我们的命可能就保不住了。”我说了谎。事实刚好相反。

    如果真是个圈套,伊豆乖乖交出光母,可能我和洛克都没事。

    因为即便是天山也犯不着得到了光母后还跟我们拼命。倒是伊豆,一定有危险。没了光母,杀她只是眨眼功夫。但如果光母还在伊豆身上,任凭谁,也无法动得了她分毫。————分节符号————夜深了,雪下着。人睡了,风吹着。梦醒了,我又想你了。好久好久以前,你说,你好想到那美丽的天山;好久好久以后,我一个人实现了两个人的梦想。这么多年了,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孤单,我却无法习惯,一个人的寂寞。

    今夜无月,无星,我却依旧抬头,望那漆黑的苍穹。

    苍穹无言,我心中却有万语千言,只是那天上的你,是否能够听见?“她,能够听见的。”我回望,竟是水仙。“你——你会通心术么?”我疑惑地看着她,“据我所知,凡人是不具备这种能力的。”“我是凡人,可我也是天仙的弟子。”她说。据说天仙不是凡人,看来传言不假。“原来你是天仙的弟子。原来你懂得通心术。”我说,“你能完全知道我所想,所以你一直没有怀疑过我的身份。”“我的通心术还没有这么高明,不能完全知道别人所想。

    只有当别人的情感特别强烈的时候,我才能依稀感觉到。

    ”水仙说。“那你这么晚来找我,所为何事?”我换个话题。“大侠今天受了重伤。虽然您用真气把经脉封住了,但明天的路更难走,怕是得费点功夫。所以我特地来给大侠疗伤的。”她说。我用真气感觉了一下,她身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带。我问:“你连药都没有带,如何给我疗伤?”水仙说:“那得先请大侠坐下。”我按吩咐做下。水仙也坐在我的旁边,她先把我身上的锁链拨开,然后把手放到我的伤口上。

    水仙说:“大侠忍住,可能会有点疼。”这时水仙闭上眼睛,纤纤玉指间却发出微微的亮光。

    这不是伊豆那种耀眼的光芒,但感觉却比伊豆的更温暖,或者说,这不是温暖,而是无限的慈祥与怜悯。好熟悉的感觉,我看着她,我第一次认真地看着她。她原来长着如此美丽,如此脱俗,唇红齿白,冰肌玉骨,宛如仙子下凡。尤其是那袭人的香气,这香不是浓郁的,也不是淡淡的,我不知道,这是天上的香,还是人间的香,但我可以肯定,这是圣洁的,让人不忍玷污的。

    约不多时,她就给我愈合了一处伤口,我却浑然没有醒觉过来。“大侠,大侠。”水仙叫到。

    “什么事?”我说。“你,为何这样看着我?”水仙说。“呃……没有。只是感觉到……你刚才给我治疗的感觉,太像某人罢了。”我说。“像谁?”水仙问。“天月。”我小声地说。“啊?”水仙似乎没有听清楚。“算了,说了你也不认识。我只想问,这治疗之法,可是天仙传授?”水仙点点头。如此说来,天月莫非也跟天山有关?还是天下治疗之法,只有一种?我无法推究,再说,推究下去也没有意义,毕竟我是不会回中原了。

    于是我说:“那没什么事了。我们继续吧。”————分节符号————水仙的治疗确实比伊豆高明多了。

    我身上那七八处伤口,只一个晚上的功夫,全合了口。虽然离彻底治愈,还远远不够。但至少,我能够分出一点真气来行动了。只是我坐在房间中久久不能入眠。水仙用的,伊豆用的,和上次洛克的用所谓“愈合式”,都不是真气,也就是说,不属于武功范畴。他们用的,常人或称之为魔力,或者称之为仙力,而最标准的说法,是神力。跟坊间传说不同,并不存在那么多会神力的神仙。

    按照华山古籍记载,天下的神,一共才八个:太阳之神,月亮之神,星河之神,大地之神,海洋之神,天空之神,创造之神,毁灭之神。

    每一个神,只有几个神侍。神和神侍不能直接干预人间事务,但可以借用人的身体在世间轮回,以完成既定的使命。在神和神侍漫长的执行过程中,有部分神力便散落在世间。凡人天赋异禀者能够感应到这些神力,并把它们凝聚起来。散落在人间的神力总量是一定的,若果这些拥有神力的人死去并且没有把神力传承给他人或者把神力注入某个物体,它们又会重新散落到世间。

    可我并不相信神的存在,但我相信另外一种事实,就是念力。因为我见过。我曾经遇上过一个七八岁拥有神奇能力的孩子,他能够隔空不用真气——他也不懂——把木棍折断。

    他也说不清为何自己会这种力量。我也曾经遇上过所谓的鬼魂。就是那个孩子刚死的母亲。我去他家的时候,我能够若隐若现地看见一个飘忽的女子的身影。我猜测,孩子的母亲临死时一定特别牵挂这个孩子,于是她强大的念力化作一个身影,徘徊在孩子家中。结果正我所想,那个“鬼魂”后来就越来越模糊了,直至完全消失。

    世上本来就有一些人,天生就拥有这种念力。如果这些孩子后天加以培养,就会有类似于传说中神仙所拥有的那样明显的神力。这跟练武是一个道理。

    世上所谓仙术,就是类似于武功的念力使用方法而已。所谓仙缘,其实就是看你本来有没有念力。你有念力,才可能有所成。否则就如天生缺胳膊少腿无法习武一样,也无法学到什么仙术。据我所知,成体系的仙术,整个天下,只有十处,中原的华山,江楚的蜀山,高原的昆仑山,西域的天山,天竺的灵山,天方的伊甸园,西海的冰火岛,蛮荒的光耀山,东海的蓬莱岛,扶桑的太阳殿。

    除此以外,历史上还有约莫几十个人曾经零星地在其他地方修行过。所谓的神力也没有传说中可以呼风唤雨,斗转星移那么厉害;若论打斗,甚至未必是武学绝顶高手的对手。

    伊豆那光母的力量,是我见过最强大的神力。但算来,毕竟那是天下九大神器之一,是天山的镇山之宝。它的力量,甚至可能在天山天仙之上。所以,逻辑上,应该是倒过来,先有这些微不足道的天生有念力的人,后有仙法,在以后才有仙山仙岛。这些修行仙法的人,这才杜撰出神和神力遗失在人间的说法。

    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些。使我疑惑的,是水仙给我治疗时那感觉太像天月了。她曾经几次救过我的性命,若不是她,我不可能在六年前华山之战生还。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在华山的月宫,而如今,我前往的是广寒宫。

    我起初以为只是巧合,但水仙给我的治疗感觉提醒了我,这应该不仅仅是巧合。这其中,必有关联。————分节符号————广寒宫离建在接近飞雪峰顶的一处险要之地。那里终年积雪,冰凌广布,空气稀薄,兽迹罕至。那里的天永远是深蓝色的,好像夜幕快要降临一般。

    我们上去时,是在秋季,一路上山,便一路飞雪。雪花不算大,却下得很急,只见天上地下一片白茫茫。在雪天雪地里长时间赶路,很容易丧失方向感,而且眼睛会特别疼。水仙就给我们蒙上一种天山特制的黑布,这使我们依然能分辨出物体,视野却会暗多了。

    又走了一天,我们到了山腰的一个驿站。在那里我们休整了一天。水仙说,上山太急会得高山症,所以必须修整。伊豆问:“什么是高山症?”我说:“以前在医书上见过。说高山空气稀薄,人上山后容易出现呼吸困难,头晕目眩的症状,严重时甚至会出现肺、脑水肿。

    这就是高山症。这时如果抢救不及时,就必死无疑了。”“啊,那么可怕?”伊豆说,“那我还是不上了。”水仙这时掏出一瓶药丸,取出三颗,递给我们,说:“你们吃了这个就不易得高山症了。”伊豆抢过来一口就吞了一颗。

    我却说:“我想,我不必用这个。”她又递给洛克。洛克摇摇头,说:“我还不信这点高度还难得了我。”结果,我们都错了。最后那天我们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攀到广寒宫的。那是个饥寒交迫的夜,刀锋般的寒风呼呼地从围上毛裘的耳边刮过,麦粒大的雪花簌簌地下,每一片看似那么轻盈,落在我的肩上却如铅块般沉重。

    我本来就有伤,还架着几十斤的铁链。每走一步,脚都深深地陷入冰雪里,要费很大劲才能拔出来。我当时觉得身子马上就要散架了,眼前一片模糊,恍恍惚惚的。

    我们终于硬撑到广寒宫时,已经有些许人等候我们。当中有个衣着出众的,我看得很像眼熟,迷糊间却不能分辨是谁。直到我来到她跟前,我才发现这人酷似我的师姐。不!她根本就是我的师姐!她,怎么会在这儿的?这时,凌飞,凌舞向她行单膝礼,说:“弟子拜见峰主。”然后她示意让她们站起来。水仙和倾云说:“见过飞雪峰峰主。

    ”纤云说:“辛苦你们了。”倾云回头指着说:“那小姑娘身上的便是光母。那金色头发的家伙,便是洛克。还有这个被我绑住的,就是周穆。

    ”纤云转过脸来,泪眼汪汪地看着我。那个时候我才终于相信,她真的是我的师姐,亲爱的师姐。。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