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凌恒之涟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九章:有计划的宵夜

第四十九章:有计划的宵夜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这天晚上,巫子晰与梁皓枫出来闲逛。无数个夜晚,他和她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漫步在幽静小路上。这个宁静的村落,好像沉睡的桃源,没有喧嚣,没有斗争。不知漫游了多久,迎面,一对恋人竟正在热吻。巫子晰与梁皓枫两人尴尬对视,都识相地掉转头往回走。那对热恋璧人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这才发现了有人来了。脸色薰红的女子望着不远的那两个背影,激动地失声急道,“恩人!”梁皓枫与巫子晰茫然停下脚步,回头一看,那对恋人正跑了过来。“恩人!请受我一拜!”女子突然跪了下来,泪流满面!巫子晰疑惑打量着眼前人,看着女子抬起来的秀脸,失惊道,“你是那天在树林……?”“正是!那年在草丛,如果没有恩人您出手相助,我只怕早已被那男人玷污了!”女子激泣道,“这两年我一直不敢到恩人这条村来,就怕那流氓又对我不怀好意!今天见到恩人,终于可以好好答谢您的大恩大德!”巫子晰这才感觉到,原来帮助别人是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梁皓枫也替巫子晰开心,不由紧握了妻子的纤手。

    告别了那对男女,时候也已经不早了,两人便往回走。巫子晰总是时不时抬望丈夫的侧脸,眼里尽是依恋与柔情。梁皓枫被看得都不好意思了,皱眉道,“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不是。”她笑笑。“……”“皓枫哥哥,我想把你记在心里。”这真是巫子晰觉得这辈子最肉麻的情话……梁皓枫也憨憨笑了,轻轻牵起她的冰凉的手,“天冷了,多穿些衣服。”说着,便帮她搓掌升温。巫子晰清瘦的脸却多了一丝忧郁,可是很快隐藏了,“相公,为了答谢你,今晚我做夜宵给你吃好吗?”“好。

    ”梁皓枫很是高兴,他巴不得她多吃一点,不要再瘦下去了。到了屋里,巫子晰有头有序忙起来了。厨房门口,梁皓枫却一直站着,“子晰,我想帮你。”“你哪里会这些?”巫子晰嗔道,“出去吧,我自己就行。”梁皓枫这下不服气了,挤进厨房就要洗菜,“我们刚成亲可是我教你的,你那时可是什么饭菜都不会。”巫子晰愣了愣,的确,那时的她,除了杀人、制毒,所有同龄女子该会的细活她都未曾接触过。察觉到巫子晰变化的表情,梁皓枫忙打破气氛,“可是你现在做的比我还好吃,不是?真是名师出高徒啊!”巫子晰不由撇去一眼,“你什么时候学会话里有话了?真不害臊!”梁皓枫讪讪笑了下,“学你的伶牙俐齿啊。

    ”于是,两人便在融洽的气氛下做了汤菜。待汤快好时,巫子晰想到了什么,道,“皓枫哥哥,你出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汤便好。”“我不累,不然你去休息,我待会端出去就好。”“对了,咱们床头有一坛酒,今晚菜这么多,不如拿来下酒?”梁皓枫答应了,连忙去房间拿酒。已大冒冷汗的巫子晰直到看不到丈夫的影子,终于坚持不住软坐在地,大口喘着冷气!她颤巍巍的细手从腰带拿出药丸服下,而后,又拿出一包白色药粉……很幸福的她很久都不哭了,可看着手上的粉包,泪水就一滴滴往下掉……————————————————————————————简陋的木桌上,梁皓枫倒好了两碗酒,巫子晰也端着汤出来了。

    又是汤又是酒,梁皓枫懵懂道,“子晰,今晚夜宵全是汤水,真的还要酒吗?”“那就不要喝酒了,多喝点汤吧。”巫子晰盛了汤递到丈夫面前,“记得,酒伤身,以后不要喝太多。”“嗯。”梁皓枫应着,一边喝汤。直到梁皓枫一碗全下了肚子,巫子晰却再也没有胃口咽下一口。“皓枫哥哥,我们早点休息吧。”巫子晰似乎呆不下去,直步入了房间。“子晰,你怎么了?”梁皓枫放下碗筷,也跟了进去。进了房间,巫子晰已经躺在床上,只是侧过身看不到表情。梁皓枫脱了外套,也睡了下来。

    她还是一动不动,他想安慰她,脑袋却开始昏沉。“子晰……”梁皓枫只觉精神恍惚涣散,连四肢都沉重起来。终于,巫子晰转过身子,面对着开始昏睡的丈夫。她的枕头已被泪水湿润……她抬手,轻抚他粗浓的眉毛,坚挺的鼻梁,说话迟钝的嘴唇……虽然才两年,他的模样却早已铭刻在她心中,脑里……轻微的鼾声从他嘴里吐出,巫子晰知道,时候到了……她起身,悄悄跨过他,穿起了鞋子。一只大手却从后环住了她的迁腰,梁皓枫迷迷糊糊道,“去哪?”巫子晰躬身将鞋子穿好,答道,“茅房。

    ”他却轻松抱将她整个人抱回床,隔着被子压在她身上,“呵呵,就是啊,你喝太多水了,又汤又酒的……”巫子晰叹了口气,丈夫还没醒过来,说不定明早起来便忘了现在的事了。幽幽的灯火,她的秀脸若隐若现,梁皓枫睁着睡萌萌的眼,“子晰……”“乖,我去茅房。”她轻轻推开他。他庞大的身躯却丝毫没有要移动的意思,大手还贼溜溜深入她的衣裳……巫子晰泪水却倏地落下!心坎一痛,她主动抽离隔着两人的棉被,吻上他……————————————————————————————97.我等我的未婚夫,何错之有?山道上,蓝飞龙一家人以及秋庄的叶宿菌共同赶路。

    蓝知暄独自走在一边,眉头紧锁,似有意远离跟在身后的叶宿菌。与丈夫蓝飞龙并肩走的孟芸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凑到女儿耳边轻声道,“暄儿,菌儿老远过来找你,你怎么不理人家?”“我们还是赶紧去霸漪庄吧,娘,赶路要紧。”蓝知暄平静道,加快了步伐。“你这孩子,我看你赶这么快是想在霸漪庄找梁皓枫吧?”母亲孟芸娘微怒道,“看看你这两年,名声给他弄得多坏,只有菌儿两年都一直陪在你身边。你可知,一个女人有几年的青春啊?”“是谁当初一手撮合我与皓枫哥的?”蓝知暄质问道,“我等我的未婚夫,何错之有?难道娘还希望我三心两意吗?”“你……”孟芸娘一副恨铁不成钢,叶宿菌急忙过来,“孟伯母,莫生气,知暄也有她的苦衷嘛。

    ”“这孩子真是倔性子!也不知像谁!”孟芸娘愤愤回到丈夫蓝飞龙身边。正说间,一阵微风突起,飘来阵阵芳香。“快,天黑前务必要赶到泽云客栈。”一银铃般女子声音传来。但见一群遮脸女子行色匆匆,遥遥而来。“好香啊。”蓝知暄默叹道。这群女子虽纱巾盖上了半张脸,但步伐轻盈,如踏春风般柔美,腰间褐色的花藤绕出她们姣好的身材。尤其是带头的粉衣女子,灰色的大眸子摸着碧绿的眼粉,灵动又迷人。蓝飞龙望了眼粉衣女子,然后与妻子孟芸娘相视道:“温婉姚?”“蓝大侠,有礼了。

    ”紫藤庄的大弟子温婉姚渐渐走近,兰指交叉在胸前。蓝飞龙点点头,“温女侠有礼。”如一阵春风,温婉姚带着青衣6个手下很快消失在前方。“怎么是紫藤庄大弟子来,她们的庄主紫神尼呢?两年前刺杀巫霸河没见她们出现,现在又来,究竟是为什么?”孟芸娘不解道。“等到了霸漪庄一切都知晓了。”蓝飞龙起步继续赶路。一旁的叶宿菌跟在蓝知暄身后,看她一脸忧郁,上前笑道:“知暄,你真美!”蓝知暄没做声,但脸色红润了不少。叶宿菌这下可猜出原因来了,又继续道:“知暄,那群都是些风.骚女子,你这种自然美的女子,才是天上有地上无的呢!”蓝知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刚想开口,凌空蝴蝶展翅飞来一粉衣女子,伴着浓浓的芬香!是温婉姚,她落花般着地,闪烁的大眼充满了愤怒,“这位少侠,敢问我们紫藤庄哪里得罪您了?您为何这样出口伤人?”叶宿菌与蓝知暄都大吃一惊,一时不知怎么办。

    蓝飞龙忙上来圆场,打笑道:“想必温姑娘是有所误会吧。我侄儿江湖经验尚浅,有什么得罪姑娘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温婉姚见鼎鼎大名的蓝大侠都亲自开口了,不好再追究什么,愤愤道:“好,我就卖蓝大侠一个面子!不过,请不要以为我们紫藤庄好欺负,我们的‘千里耳’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扔下话,温婉姚这才飞身离去。不是自己的儿子,蓝飞龙也不好说叶宿菌什么,只道:“我们走吧,要留意紫藤庄,她们的听觉能听到五里内声音。”叶宿菌一脸困窘,乖乖点了点头。

    ————————————————————————————晨曦梁皓枫朦胧着睡眼习惯性摸了摸身旁。空的。他坐起来,头还是昏沉沉的。他起身到处呼唤巫子晰,却没有一丝回应。“一大早的,去了哪里?”梁皓枫挠挠头,下了床,才发现桌上有放冷了的早餐。装着白粥的完下,还压着一张纸。他拿起默念,‘小心温婉莘。’很奇怪的话,梁皓枫久久不能理解。他又出门去找巫子晰,却见转眼远远望见剑痴温婉莘手持凌恒剑而来。“两年不见,梁兄,过得可好啊?”温婉莘一派女侠风范,手持凌恒剑而来。

    梁皓枫礼貌性答道,“托温姑娘的福,一切都好。”“看来巫子晰是偷偷离开的。”温婉莘扬起嘴角道。“离开?”梁皓枫半晌才反应过来,“子晰她怎么可能离开,昨晚我们还……”话至一半,梁皓枫想起昨晚好像迷迷糊糊吻了巫子晰,她哭得很厉害,可自己意识模糊,想醒又醒不来,脑袋一度昏沉。“我要去找她。”梁皓枫嘴里喃喃道,面色极其凝重。温婉莘道,“我随你一起去吧,巫霸河重出江湖,正在召开新一轮的武林大会。”梁皓枫震惊道,“巫霸河没死?”。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