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搜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安知枕边是何人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安知枕边是何人

[搜搜小说网wap站:m.soso33.org]    慕容兰那微微隆起的小腹,紧紧地贴在刘裕的八块腹肌之上,随着她的呼吸,似乎阵阵悸动,刘裕的大手,轻轻地揉在这小腹之上,柔声道:“该不会,该不会惊到我们的孩子了吧。”

    慕容兰嫣然一笑,玉指轻竖,捂住了刘裕的嘴:“放心,没有的事,他知道他的爹永远不会扔下他的娘,就安份老实了,一直在睡着呢,倒是我刚跑的时候,他一直动个不停呢。”

    刘裕笑了起来,轻轻地抚着慕容兰额边的秀发,满眼尽是怜爱之情:“今天情况特殊,我知道,经历了大宁城这样可怕的夜晚,作为一个女人,无比地渴望丈夫的温存和保护,不过,毕竟现在你有身孕,在孩子出世之前,我们最好还是有所克制才行。”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温情:“一切都听你的,你说如何便是如何。”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一道日光从云层之中洒向了大帝,太白金星在这拂晓的夜空之中清晰可见,而远处的城楼之上,则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号角,紧接着,是一阵紧密的鼓声。

    刘裕的脸色一变,坐直了身,看向了城头,喃喃道:“擂鼓集合?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兰仍然静静地躺在毡毯之上,平静地说道:“意料之中的事,拓跋珪要去牛川,能给部下一夜的时间与家人相聚,对他来说,已经是开恩了。”

    刘裕的眉头紧锁:“若是平时行军作战,倒也罢了,可是昨天一战,是靠了这些女人的牺牲和遭遇,才消灭了敌军,这时候,她们最缺的就是丈夫的温存与保护,起码,起码多留一天,才是人之常情。”

    慕容兰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虽然看不惯拓跋珪的冷酷无情,但是自古慈不将兵,一天之间,发生的变数太多,刘显和慕容永有重整旗鼓的可能,牛川的贺兰部也可能欺骗各部大人说拓跋部已经被消灭,整个草原的未来,就在这一两天的时间,既然这些女人已经被牺牲过一次,那更不可能因为照顾她们的感受而影响了大事,这才是草原的法则,刘裕,我知道这点对你很难接受,但是你在草原这么久了,这些事,应该慢慢地理解才是。”

    刘裕摇了摇头,眼神变得深邃起来:“那是草原的生存法则,不是我的,我不是拓跋珪的部下,不用遵守这个军令,现在的我,只想跟你在一起,至于牛川,就让拓跋珪自己去夺他的汗位好了,没有我,也不会有什么不同的,昨天夜里,其实已经奠定了他霸主的根基。”

    慕容兰叹道:“草原上也许无人是他的敌手,可是草原外呢?那个神秘组织的阴谋家呢?三部虽然已败,但慕容永尚在,贺兰部也没受到任何损失,还有虎视眈眈的我大哥,一切都还有变数。”

    刘裕咬了咬牙:“这些是他拓跋珪为了争霸需要面对的,与我无关,现在的我,只想跟你在一起,别的什么也不想。”

    慕容兰正色道:“如果那个阴谋家真的存在,那他现在害不到拓跋珪,却可以害得到你我,你上次就说过,要保护我和我的孩子,只有在拓跋珪的部落里,才能护我们周全,而且,如果这个阴谋家会和拓跋珪接触,讲和,也许会让你更深刻地了解到他的底细。”

    刘裕的心中一动:“这个阴谋家会找拓跋珪合作?他们不是敌人吗?”

    慕容兰叹了口气:“以我对于那个神秘组织不多的了解,他们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即使是自己人也会斗得你死我活,即使是昨天还要置之死地的敌人,也许今天就可以握手言和,如果不能消灭的敌人,也许转而合作会更好。不仅对拓跋珪,对你也是如此。”

    刘裕冷笑道:“我是永远也不可能跟他们同流合污的,永不!”

    慕容兰摇了摇头:“刘裕,要成大事,就不能太执着于一些刻板的原则,你来草原之前,也不相信会跟拓跋珪成了朋友,但现在不也成了吗?如果要打败你的敌人,你就得了解你的敌人,接近他们,才会找到他们的破绽,要不然,你永远是在明处,而他们在暗处,你有太多的牵绊,顾忌,而他们却可以利用你的一切破绽,你没有赢的可能。”

    刘裕咬了咬牙,站起身,开始穿起衣甲:“此事以后再说,如果现在的这个神秘组织的掌权者,是象谢相公那样的人,肯为国出力,而不是象那个青龙一样,阴谋祸国,也许我会跟他有限度的合作,至少,我得先保护你和我的母亲与弟弟的安全。”

    慕容兰微微一笑:“这就对了,你跟着拓跋珪先去牛川,现在这个阴谋家的注意力一定在那里,我这里有很周密的布置,他害不到我,而且这个时候,贺兰敏需要我的陪伴,不管怎么说,我跟她也有这么多年的交情了,拓跋珪既然抛弃了她,那只有我来安慰她了。”

    刘裕点了点头,开始往身上套精钢铠甲的躯干部分:“这里就辛苦你了,牛川的事情一旦结束,我会第一时间来找你的,等我。”

    慕容兰微微一笑,素手伸出,为刘裕系上了背上的绳扣:“去吧,不要以我为念,你只需要知道无论何时,都会有个女人,在想你,在等你。”

    刘裕哈哈一笑,城头再次响起了第二通鼓声,传令兵们声嘶力竭地叫道:“二通鼓,上马!”

    刘裕深吸一口气,回头在慕容兰的额上吻了一口,转身提起插在地上的两把刀,一刀收于右袖之中,一刀扛在肩头,大步向着军营的方向走去:“等我!”

    当刘裕的身影混在从城中的各个帐蓬中,匆匆而出的众多拓跋部军人之中,汇成一股股的洪流,涌向军营校场方向,消失不见之后,慕容兰也穿上了一身银甲,她没有把自己的头发编成一个个小辫,而是就这样披散了下来,朝阳的光晖映在了她的脸上,却不再是慕容兰的那张绝世容颜,这张脸,仍然是美得不可方物,让人见后无法呼吸,却赫然正是贺兰敏。www.soso33.org搜搜小说 [记住我们:www.soso33.org  搜搜小说网  手机版 m.soso33.org]